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
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 連載中

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夏白菜的安道遠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商榷業 姜沫 現代言情

【白切黑➕自戀作精女主✖️矜貴冷淡男主】【甜寵➕撩精】姜沫,娛樂圈美人,膚白大長腿,烏髮濃密,五官精緻如雕刻著名985大學畢業然而圈內人提起姜沫,都會搖搖頭感慨,這姑娘哪都好就是腦迴路太奇怪別家粉絲:我家大明星最美姜沫粉絲:我家女兒是不是又得罪人了?我代我女兒道歉,請原諒她,畢竟她腦子不好…———商界精英,赫赫有名的商榷業,清冷矜貴,卻屢次被姜沫氣到直到後來,商榷業紅着眼,把姜沫抵在牆角,「寶貝,你說一句,我就吻你一次」展開

《總裁的嬌寵小撩精,天天在作妖》章節試讀:

商榷業原本打算拉開她的手,結果看清了臉後,手在空中停頓了下。

姜沫歪着頭看她,眨了眨眼,臉上一派天真。

她睜着眼打量了一會商榷業,紅唇輕啟,「我......好像認識你。」

因為醉酒的緣故,聲音有點悶,也有點嬌憨。

商榷業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扶住她。

姜沫伸手,白皙柔嫩的手在他臉上摸了下,隨後戳了下他的臉,嘀咕着說:「長得...還挺好看的。」

商榷業不由失笑。

說完,姜沫裝作昏昏沉沉的樣子,無力地倒在他身上。

姜沫頭埋在他胸前,趁機瞟了一眼包廂。

包廂里好幾個男生在抽煙喝酒,煙味濃到都飄出來了,女生倒是不多,好像是有幾個男生帶的女伴吧。

姜沫深深吸了口氣,聞了下他身上沾惹的味道。

煙味不重,看來待的時間不久。

這還差不多,要是天天泡吧哪怕多優秀也不行。

機會難得,姜沫整個人靠在他身上,似乎沒有力氣一般柔軟。

雙手無力地拉扯着他的衣角,手在他的腰間動來動去。

隔着衣服摸,不是很爽,姜沫趁機把他的衣角撩出來,小手就往裡鑽。

「好熱……」姜沫發出斷斷續續的囈語。

冰涼的小手碰到自己的腰,商榷業悶哼一聲,整個人一顫,彷彿有電流經過。

姜沫手頓了下,隨即手就被商榷業握住,不讓她亂動。

按照計劃,應該高可茜出場了。

這時候,包廂里走出來一個男生,男生弔兒郎當的,穿着都是潮牌,一看就是哪家的公子哥。

男生開了門,見兩人這麼姿勢,立馬頓住,眼裡綻出八卦的光彩,「唉,這不是業哥嗎?怎麼還在這裡?」

說著,男生打量了一下姜沫的打扮,看着像是來club玩的女生。

他狐疑地看了一眼商榷業,商榷業可是他們這一圈人當中的另類,作風很是嚴謹古板,這......是什麼情況?

原來他喜歡這種類型的呀!

男生擠眉弄眼的,和商榷業說:「業哥,原來你喜歡這種類型的女生呀,下次我請你去一個地方。」

姜沫整個人都怒了,可是她現在又是裝醉,又怕被人認出來,只好暗暗忍下這口氣。

商榷業瞥了他一眼,冷淡地說道:「小孩喝酒玩,喝醉了而已,我先帶她走。」

語氣里全然的維護。

男生什麼時候見商榷業這麼維護女生,一時也不敢說話。

商榷業低頭輕聲哄道:「來,我們回家。」

姜沫只好假裝醉的模樣,緊緊抱着他的腰,任由商榷業以一個奇怪的姿勢攬着她往外走。

心裏不由暗暗念叨,高可茜怎麼還不來,再不來她演不下去了。

這麼彆扭的姿勢走路,還要演醉了的人,饒是影后估計也演不好吧。

兩人以這個奇怪的姿勢走了不遠,高可茜終於出場了。

「沫沫,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喝酒了嗎?」

高可茜發揮了她人生最好的演技出來,着急忙慌地迎了上來。

她扶了姜沫的手臂,關切地看着她。

隨即露出一絲歉意的表情,抬頭看向商榷業,「不好......」

話說到一半,看清商榷業的臉,高可茜咽了下口水。

我靠,難怪姜沫也搞不定!這麼一個大帥哥!

高可茜神情變了下,隨後才繼續說道:「不好意思,我朋友喝醉了。」

說完,給姜沫戴上鴨舌帽,打算扶着她走人。

商榷業卻攬着她不放,他倒是不懷疑高可茜認不認識姜沫,就是覺得兩個女生不安全。

「我送你們回家吧。」

高可茜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後才說道:「好的,謝謝你。」

姜沫暗暗捏了下高可茜的手,她快演不下去了,怎麼還讓商榷業送!

高可茜接收了信號,連忙說道:「要不我送她就行了,不用麻煩你了。」

商榷業已沉聲道:「沒事,你們兩個女生不安全。」

這......高可茜不知道說什麼了,只好胡亂的點了點頭。

她是知道姜沫沒喝醉,可是在商榷業眼裡,兩個柔弱的女生,還有一個喝醉了,確實不安全。

庄浩在樓下等着。

兩人扶着把姜沫放在后座上,高可茜正在繞過去坐在后座,就見商榷業已然開了門坐到后座上了。

她只好坐在副駕駛處。

高可茜透過後視鏡往後看,見商榷業默默的給姜沫調整了個姿勢,讓姜沫躺在他腿上。

然後又安靜地凝視着姜沫。

姜沫默默自己換了個更舒服的姿勢。

離了club,商榷業身上的煙草味似乎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雪松味道,乾淨清爽還透着沉穩。

商榷業仔細地觀察姜沫的表情,見她轉了下姿勢,似乎很舒服,眉頭都舒展了許多,他嘴角也不自覺微微勾起。

見姜沫臉頰通紅,商榷業抬手摸了下她的額頭。

姜沫蹙了蹙眉,伸手握住他的手。

柔嫩無骨的手握上自己的手,商榷業不由得一怔,心裏有種異樣的情緒。

溫熱的大手摸着還挺舒服的,姜沫握着商榷業的手把弄着,這裡摸一下那裡捏一下。

商榷業一臉無奈的任她玩。

看着兩人膩歪的樣子,高可茜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搖搖頭挪開視線,結果碰到庄浩的眼神。

兩人揶揄地對視了一眼,笑了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