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
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 連載中

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

來源:google 作者:木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慕葉 鄧可

16歲時,她遭遇車禍,所有人以為已經死亡現在,她從國外浴血歸來……展開

《總裁獨寵:愛你只是情不自禁》章節試讀:

  慕葉打開房門,就看到了南宮問陰鷙的眼神,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怎、怎麼了?這大清早的都在我門前做什麼啊?」慕葉一臉無辜的說道。

  「阿姨……」南宮楚有些猶豫的說道。

  「你做的很好,你被開除了。」南宮問在一旁冷酷的說道。

  慕葉笑了笑,明白了他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只不過笑容有些嘲諷:「怎麼,總裁覺得所有人都應該臣服與你嗎?我做反抗你就要開除我,這隻能說明你沒有實力,只能一味的靠強權去壓制別人。」

  慕葉沒等南宮問回話就一臉怒氣的轉身回到自己的屋子收拾自己的東西,越想越來氣這個南宮問真的是小孩子脾氣!不講理!

  可能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每次只要碰到與南宮問的有關的事情就會變的不理智,甚至有些賭氣。

  慕葉整理好行禮後,向著大門走去,卻在半路被南宮問叫住。

  「站住!你去哪兒?」南宮問坐在沙發上冷冷的開口道。

  「我當然是回到我自己的家了,不在這裡礙着您的眼,也不妨礙您繼續實施您的暴政。」慕葉毫不示弱的回答道。

  南宮問的挑了挑眉說道:「要走可以,不過你還欠我點東西。」

  「欠你什麼東西?」慕葉有些驚訝的問道。

  自己欠南宮問東西?開什麼玩笑,他南宮問開什麼玩笑!

  「過來,簽了這個!」南宮問霸道的命令道。

  慕葉眯了眯眼,看清了文件封面的幾個大字——自願請辭書。

  慕葉坐在沙發沙發上,仔仔細細的看着每一頁的內容。

  「你看什麼,簽字就可以了。」南宮問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萬一您在文件里加了一些不光明的條件呢。」慕葉諷刺的說道。

  南宮問沒有理慕葉的諷刺,而是說道:「我說了,你欠我東西。」

  慕葉拿起了桌上的簽字筆,說道:「只要我簽了不就兩清了嗎。」

  「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那天晚上……」南宮問冷冷的說道。

  「那天晚上怕是總裁想多了!」慕葉快速的簽了字,起身就要離開。

  慕葉走了不過兩步就聽見「嘶」的一聲。

  慕葉回頭看,驚訝的說道:「你幹什麼!」

  南宮問嘴角掛着邪魅的笑一字一字的說道:「我要得到答案!」

  慕葉的雙眸緊緊盯着南宮問俊俏的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的說道:「你什麼意思?」

  南宮問把文件放在茶几上,整個人放鬆的靠在沙發上說道:「女人,如果你是想引起我的注意,那麼你成功了。」

  「南宮先生,我有人身自由權。」慕葉不帶有任何感情的說道。

  這個男人憑什麼什麼事都這麼獨裁,都這麼霸道,他以為什麼都是他的嗎?他以為所有人都要討好他,引起他的注意嗎?

  南宮問收起了嘴角的笑,起身一步一步向慕葉走去直到將慕葉逼近牆角,俯身對她說道:「如果不是這樣,我想不到其他的理由。」

  南宮問距離慕葉不過五厘米,他的呼吸全部噴洒在慕葉的臉上,慕葉的臉突然就像被燙到了一樣,一瞬間紅了一片。

  就在慕葉失神的時候,南宮問忽然離開了慕葉,後退了大約兩步遠後嘲諷的說道:「都是這樣裝清高。」

  慕葉忽然被這句話刺醒了,臉上羞澀的紅暈瞬間消退,繼而被憤怒的情緒覆蓋。

  就在兩人僵持的時候,南宮楚奶里奶氣的聲音忽然傳了過來:「爹地,我要遲到了。」

  聞言南宮問抬起手腕看了看錶,說道:「下來,你自己去公司。」

  南宮楚順着樓梯的扶手就滑了下去,牽起南宮問的手就向門外走去,在路過慕葉的時候,悄悄給她做了個「祝你好運」的表情。

  目送這父子二人離開之後,慕葉從茶几上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要離開,可是忽然想到自己的車並不在這裡,只能求助於李管家。

  李管家看着面前這個長着少女臉的姑娘,很難想像是她把那些洗衣機搬到樓梯口去的。

  李管家多次張了張嘴後才說道:「慕小姐,不是我不想幫你,而是家裡的車我不能隨便動啊。」

  慕葉看着面前這個老人也沒有繼續為難他,這個南宮問既然讓自己去公司,自然是不會給自己留下任何可以代步的工具的。

  「那請問,這附近有公交車站嗎?」慕葉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和。

  李管家的背上出了一層冷汗,雖然這個女孩的表面很平和,但是她語氣的怒氣已經不能忽視了。

  「這附近沒有公交站,您可能得走着出郊區了。」李管家戰戰兢兢的回答道。

  好!南宮問你好樣的!慕葉心裏憤憤的想到。

  「嗡嗡嗡」慕葉的手機化解了李管家的尷尬。

  慕葉看到手機上的來電顯示之後神色暗了暗,直接掛斷了手機後轉身進了別墅。

  「爹地,你沒忘吧?」在加長林肯上南宮楚小聲的說到

  南宮問的目光鎖定在他的筆記本上,根本沒有搭理南宮楚的意思。

  「爹地,你不能這樣,德國畫展今天10就舉行開幕式了!」南宮楚有些頹廢的說道。

  南宮問看了看自己兒子那一臉悲痛欲絕,緩了緩說道:「先送你去。」

  聞言南宮楚的表情瞬間就興奮起來,要知道德國的畫展有他最喜歡的king大師的畫啊!世界級大師的畫竟然有機會可以看到真品,可多虧了自己的爹地了。

  「爹地,你準備怎麼處置那個阿姨啊?」南宮楚試探的問道。

  自己爹地的性格自己太清楚了,但凡惹到爹地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她?呵,留着。」南宮問的語氣異常的冰冷。

  此時南宮問的別墅正在經歷着一場「腥風血雨」。

  李管家看着慕葉的所作所為感到一陣膽寒。

  慕葉幾乎是接近瘋狂的砸着所有的東西,無論是名貴古董還是鍋碗瓢盆通通沒有放過。

  慕葉一邊砸一邊咬牙切齒的罵道:「南宮問,你有本事就把我關在這裡一輩子!」

  南宮問將南宮楚送到畫展地點之後來到了公司。

  剛剛一進門就看見大廳的員工都在議論着什麼,不知道誰說了一聲「總裁來了」所有人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偷偷的打量着南宮問的臉色,臉上還有些不安。

  南宮問看了看他們並沒有說什麼就徑直上樓了,電梯門打開的時候,南宮問的眼神有些驚訝。

  所有的股東全部都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前站着,而大衛則在和董事們解釋着什麼。

  南宮問不禁冷笑,這些老東西,仗着自己年紀大隔三差五就要來公司鬧上一鬧,如果不是現在時機還不成熟,他們又怎麼會有資格來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前。

  大衛見到南宮問快步走向他說道:「總裁,這……」

  南宮問看了看大衛的臉說道:「讓他們去會議室,在這像什麼。」

  各位董事們見到南宮問一窩蜂的向他涌去,可是南宮問沒有停止腳步,徑直走向辦公室,留下一臉尷尬的股東們。

  大衛見狀說道:「各位,請移步會議室,總裁稍後就會來與大家會談。」

  南宮問走進辦公室之後,打開了自己的隨身電腦,屏幕上迅速彈出了一則新聞,而新聞的標題就是「世間絕配——經商天才南宮問與天之驕女莫晴兒好事將近!」

  南宮問有些焦躁的扯了扯領帶,這消息是從哪裡傳出來的?現在的媒體都已經這麼張狂了嗎?

  南宮問有些憤怒的合上了電腦,起身前往會議室。

  會議室里董事們圍坐在圓形的會議桌前,三三兩兩的交頭議論着。

  南宮問快步走進會議室,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見到南宮問來了董事們也停止了議論紛紛看向他。

  南宮問的目光從每個人的臉上掃過開口說道「各位,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小問,這次新聞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一點消息都沒有得到?」李達說道。

  李達是南宮父的同窗好友為人也算厚道,這次連他都來了,看來也是信了新聞上的報道。

  其他人見狀也都紛紛譴責南宮問辦事太獨裁,有事情不與大家一起商討。

  就在眾人都在聲討南宮問的時候一道略帶慵懶的聲音穿了出來「這就是股東會嗎?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眾人停止了議論衝著聲音的來源看去,出聲的女人,女人穿着一身大紅色的緊身裙,有着**浪的頭髮,她的臉上帶着黑紗看不清真面目,不過漏在外面的眼睛卻是冰冷殘酷甚至不帶有一絲感情。

  「堂堂紅世的董事們,討論事情竟然沒有任何的秩序,像菜市場一樣,真是讓人笑話。」女人有着諷刺的說道。

  南宮問看向這個女人,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如果自己沒猜錯的話她就是林爺爺的女兒——林清,有名的才女,脾氣也是出了名的火爆。

  眾人被林清的一番話鎮住了,可能是被新聞震住了,就忘了秩序的事情,可是這個女孩什麼身份,憑什麼這麼教訓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