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
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 連載中

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

來源:google 作者:我家有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寒 陸晚真

羅剎宗大魔王穿越到現代成了人見人踩的小可憐,斗極品,撕渣爹,系統在手生活美滋滋,只是總裁有點礙事,要不然給他帶頂帽子吧「你想給誰帶點顏色的帽子?」「你說大點聲,我還沒死」陰戾總裁把她壓倒在床上,眼裡儘是戲謔繾綣,「讓我看看,你的本事有多大」展開

《總裁,夫人把您養的大鵝燉了》章節試讀:

他無比的清楚着她每蹭一下,那種陌生的觸感。

懷裡的人沒有注意到他已經清醒。

睫毛顫抖,不耐煩的摸着他的耳垂,「煩死了,到底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她的手順着他的耳垂滑落到他的脊背,「怎麼有疤痕?」

後背的疤痕極其突兀,她又來來回回的摸了幾次。

蘇寒頭腦中炸裂的刺激,讓他沒有辦法分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他的雙腿清晰的感受到了她的每一次觸碰,那種真切的感覺,他不清楚,是因為她。

還是已經開始恢復了。

頭腦中過於混亂,迷迷糊糊中感受到陸晚真的唇間的香甜,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身邊已經空蕩蕩的沒有人了。

蘇寒強撐着身體坐了起來,他的頭還是非常的疼。

身上的衣服像是掉進了水裡一樣,已經被汗水打濕。

秦叔聽見裏面的聲音,趕緊推門進來,「少爺,您醒了。」

陽光照進房間,蘇寒還沒有適應這個強度,他眯着眼睛,嗯了一聲。

秦叔看着他濕漉漉的衣服,趕緊去拿了一套乾淨的衣服。

蘇寒一句話也不說,房間里格外的安靜,秦叔不安的給他換好衣服,他昨晚犯了一件極其嚴重的錯誤。

阿念看到新夫人的行為以後就和他講了,而這種出格的行為,是少爺強調禁止的。

看到少爺醒來以後,他就慌忙的進來,看着衣着完整,新夫人應該沒有得逞。

但看着少爺的模樣,又有一種說不出來得感覺,好像……少爺已經不幹凈了。

他現在就想讓少爺打他幾巴掌好緩解他心裏的不安,可蘇寒什麼都沒有干,而是安靜的坐着,在思考着什麼。

「少爺,飯已經備好了,您要吃一些嗎?」秦叔試探的問了句。

「不吃。」他的聲音微啞,又問道:「那個女人呢。」

「夫人正在吃飯。」秦叔不敢抬頭,惴惴不安的回答道。

「沒有夫人,你今天把她送回去。」蘇寒臉色極其難看,慢慢抬起頭,眼裡滿是怒火。

她還能這麼安心的吃飯!

把他摸個乾淨,竟然還能沒事人一樣吃飯!

「少爺……這……好。我去安排。」秦叔答應着。

秦叔去找陸晚真,他還真犯難,雖然很多夫人都跑了,但都是人家跑的,他還沒有主動去跟人談過退婚的事情。

剛走到客廳,就遇見陸晚真往外走。

秦叔慌忙的走上前去問道:「夫人,您這是幹什麼去?」

「接蘇慕。」

「誰?」秦叔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蘇慕?」他更加疑惑了。

小少爺正是青春叛逆期,平時上房揭瓦的事情沒少干,但惹了禍也輪不到陸晚真去接啊。

還沒等秦叔反應過來,陸晚真已經踩着拖鞋轉身離開了。

車子一路開到了學校門口,司機都沒有緩過來,就這樣被夫人命令着干起活來。

「開門。」陸晚真說。

陸晚真以前驕縱刁蠻的性格人盡皆知,她這樣指使他幹活,司機也沒覺得有問題,老老實實的下車去開了門。

陸晚真掃了一眼,她還真不是驕縱,單純的不會開門,默默的記下了司機怎麼操作的,下次她想自己開車。

車這個東西真不錯,省時省力。

系統:你不想。

眼看着陸晚真一腳踏出去,腳上還是一雙拖鞋,司機就沒忍住隱晦的問了一句,「您真的要去接小少爺嗎?」

「嗯。」

蘇慕可是一個小混世魔王,身上的惡氣一定也不少,她怎麼可能錯過了這種機會。

陸晚真非常堅定的走進了校園,司機看着她的背影,嘆了口氣,只能守在外面,但心裏一直惴惴不安,要不還是給秦叔打個電話吧。

新夫人才嫁過來,就開始管小少爺的事情了,是不是太把自己當回事了?

聯想到陸晚真進去的表情,好像很期待的樣子,他就更加惶恐,可千萬別搞出什麼大亂子!

教導處門口,陸晚真吸了吸鼻子,真不錯,果然小魔頭身上的味道也是好聞的,就是沒有蘇寒那麼甜。

「蘇寒犯了什麼錯?」陸晚真推門進去直接了當地問。

教導主任一愣,門口站着一個美艷的女人。

她沒有化妝,黑色長髮披散在肩上,眉眼清冷凌厲,穿着一條弔帶連衣裙,兩根細細的帶子掛在肩上,露出纖細的脖頸和漂亮的鎖骨,裙擺及膝,底下是一雙筆直的腿和一雙……拖鞋?

「你是?」教導主任疑惑的問。

「蘇慕的嫂子。」

教導主任立刻就反應過來了,蘇寒今日大婚,剛過門了一個新媳婦,陸家大小姐,陸晚真,看來這位就是。

他的記憶中在八卦雜誌上見過陸晚真,每次都是化着濃艷的妝容,沒想到她這麼美,美得咄咄逼人,讓人喘不過氣。

「是蘇太太吧,這邊請。」教導主任把她帶了進來。

教導處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少年,修長的身子,穿着一件單薄的襯衣,領口撕破了,露出精瘦的胸膛。

少年聽到門口的響動,扭過頭去,對上了正在打量她的陸晚真。

「陸…晚真?」少年不確定,也不敢信,他哥新娶得老婆,跑學校來接他?

「你認識我?」陸晚真更細緻的打量起他。

看着他的模樣是和人打了一架。

額頭上纏着一圈白色的綢帶,隱約還有血跡滲出,眉角也劃破了,鼻樑挺直,模樣倒是挺好看,就是眉間緊皺,看向她的目光可不怎麼友好,和他哥哥果然一個德行。

「我……」他扯了扯嘴角,陸晚真的話反而把他問到不知道怎麼回答。他說不認識,她和哥哥的婚禮全城皆知,他說認識,又的確沒和她單獨接觸過,只能泱泱的閉了嘴。

陸晚真的眼睛打量的他發毛,不快地說道:「你來幹什麼。」

「接你回家啊。」

蘇慕冷笑着露出一個不屑的表情,「那也應該是秦叔來接我,關你什麼事情。」

「我是你嫂子啊,長嫂如母。」陸晚真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旁邊,非常冷靜的說。

蘇慕發出一聲譏笑,這個女人可真天真,不會以為這樣就能坐穩了他嫂子的位置?他抬起頭,正對上陸晚真炙熱的目光。

她的目光太炙熱,彷彿要把他吃掉一般,嚇得他趕緊裹緊襯衫,他好像還聽到了她的嘴裏發出微微的遺憾的嘆息?

太怪異了!他大哥的嫂子,正坐在他的對面,盯着他的身體,蘇慕不自覺地攥了攥指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