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夫人又要把公司玩破產了
總裁,夫人又要把公司玩破產了 連載中

總裁,夫人又要把公司玩破產了

來源:google 作者:喜歡竹篙薯的趙大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喻小漁 沐景深 現代言情

[馬甲+追妻火葬場+甜寵]身懷六甲之時她發現自己與他的婚姻不過是他為了救治白月光而設下的一場陰謀,悲憤中,她開車衝進江中,以命相還意外獲救後,她隱忍三年,身負各路馬甲,以一個全新的身份回到他的身邊開啟了復仇之路她對他恨之入骨,誓要毀了他的一切他對她愛之深切,不惜以命相護後來,他站在她面前,將那條十億拍下的項鏈遞到她的面前:「小漁,我把一切都給你,你回來好嗎?」她看着他,一臉冷笑:「沐景深!破鏡,是不能重圓的……」展開

《總裁,夫人又要把公司玩破產了》章節試讀:

見男人離開,喻小漁冷笑一聲,這種喜歡到處留情的紈絝公子她見的多了,但是那個會讓他害怕到躲避的女人,她倒是很好奇。

那個女人也在此刻發現了男人的身影,只見她沒有半分猶豫地衝過人群,大喊着沖了過來:」宋北秋,你給我站住!」

男人的步伐加快了。

「宋北秋!你別跑!」

在場的人都被女孩的聲音所吸引,紛紛轉過頭來。這種事情,在林家小姐身上發生不止一次了,在場的人都見怪不怪,只是當作一場熱鬧來看。

那女孩,身着銀色魚鱗禮服,面容俊俏可愛,渾身都散發著活力,舉手投足間絲毫不顧及形象。

「林小姐!跑快點,又要追不上了!」

「哈哈哈哈!」在場的少年紛紛起鬨,一個與二人相熟的男子,甚至嬉鬧着伸手攔住了宋北秋的去路,見林夕走近,又突然放開了手。

「宋北秋!」女子眼見着男子跑遠,氣急敗壞地吼叫道,同時脫下腳上的水晶鞋,對着宋北秋砸了過去。

平日里的那些小姐,在眾人面前總是一副優雅得體的模樣,像她這樣活潑彪悍,在眾人面前絲毫不顧及形象的名流女子,喻小漁還是第一次見。

不過她竟然在女孩的身上看見了自己當年的影子,喻父在世時,喻小漁也是如此模樣,因此,旁人總說她被喻父寵壞了。

想必,這個女孩的家人,對她也是十分寵愛吧。

喻小漁看着她,竟忍不住笑出聲來。

突然,女子轉過身,視線鎖定在喻小漁的身上。

她剜了她一眼,目光雖稱不上惡毒,但是敵意卻十分明顯。

喻小漁一愣,心中大概猜到女子可能是誤會了自己與宋北秋的關係了,她做好了解釋的打算,卻見女子並未找自己的麻煩,而是氣沖沖地繞過自己走了出去。

「哈哈哈哈!」

見女子走遠,在場的人再次鬨笑起來。

喻小漁站在原地,一時有些無所適從,而顧廷,此時卻不知跑去了哪裡。

「顧小姐不必介懷,方才那個小姐,是林氏集團董事的女兒林夕,雖然行事衝動跋扈了些,但心的並不壞。」一顧廷的好友見喻小漁處境有些難堪,上前勸解道。

「她和那個宋北秋,是什麼關係?」喻小漁望着女子遠去的背影問道。

「宋家長子和林家獨女,自小便有婚約在身,只是宋公子似乎並不滿意這樁婚事,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不僅不願與林小姐舉行婚禮,反而行跡愈**盪,可以說是四處留情……林小姐就天天到處追着她,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了。」

「林家?那宋北秋都如此了,林家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名門望族,不會想退婚嗎?」

「林董事也想過,但是林小姐不肯啊!林小姐,跟在他身後這麼多年,早就對他情根深種,圈裡人都知道,林小姐曾經還說過這輩子非他不嫁這種話呢。」

「非他不嫁……」喻小漁輕喃,目光微暗,心底莫名泛起波瀾,「倒也是個痴情的女子……」

當年,她也想過,要與沐景深一生一代一雙人,只是時過境遷,人心易散,事不由人而已。

這個林夕不顧一切去喜歡一個人的樣子,倒是與當年的她很像。

……

舞會結束,顧廷回了公司,喻小漁心中有些不暢快,便想自己走回去,隨便在路上吹吹風,放鬆一下心情。

華燈初上,京都的夜景一如三年前般繁華,只是現在的她,與三年前的她,心境完全不一樣。

喻小漁甚至不知道,到底是三年前的她失了自己,還是現在的她失了自己。

走了許久,喻小漁來到了較為偏僻的郊區,這個地方,她以前常路過。

「滴!」

伴隨着一聲汽車的長鳴聲,一輛看起來價值不菲的跑車飛速橫在了喻小漁的面前,喻小漁被這突如其來的危險嚇得向後退了幾步。

正當她準備開口教訓車上的人時,卻見下來了幾個打扮優雅,臉上卻掛着詭笑的女子,不難認出是剛剛跟在穆琳身邊的那幾個。

喻小漁立即意識到,她們是故意的。

「喲,顧小漁,怎麼,窮的連車都開不起了?要不要我們送你一程啊?」一女子雙手環在胸前,一臉嘲笑地看着她,語氣里滿是諷刺。

聞聲,其他人也一併大笑起來。

喻小漁原本並不想搭理她們,卻在準備離開的時候再次被攔住了去路,一團無名怒火瞬間在心底燃燒起來。

「顧小漁,實話告訴你,這裡可是整個京都最偏僻的地方,不僅行人少的可憐,甚至連監控都是死角,怎麼樣,我們選的地方不錯吧?」

「所以呢?」喻小漁冷聲道,抬起頭目光死死盯着說話的那個女子,臉上絲毫不見畏懼。

女子竟被喻小漁的氣場震得有些害怕,為了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安,不禁惱羞成怒:「顧小漁,你還在裝什麼威風?你以為,還會有人來救你嗎!」

說話間,女子瞳孔忽張,揚起手重重地朝着喻小漁的臉直衝而下。

「啪!」震耳欲聾的巴掌響起,在場的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得心跳都慢了半拍。

女子不可置信地捂着半張刺痛的臉,眼眶瞬間泛紅,許久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真是髒了我的手。」喻小漁慢條斯理地拿出手帕,嫌棄地擦了擦手上形似粉底的東西。

女子的表情愈發猙獰,憤怒使她一時失去了理智,她緊緊握着拳頭,雙目瞪視着喻小漁,聲音尖利:「給我打,出了什麼事,我來擔著!」

頃刻間,其他三名女子一齊沖了上來,大有拚命之勢。

與此同時,一輛黑色豪車停在了街邊,一身材挺拔的男子從車上下來,疾步向幾人衝去。

忽然,他停下了腳步,在不遠處滿臉詫異地望着一臉得意的她。

此刻的她,宛如一枝帶刺的紅玫瑰,魅惑,神秘,恐怖。

「怎麼?這就不行了?」喻小漁拍了拍手上的灰,語氣里滿是輕蔑與挑釁。

幾個女子連滾帶爬地聚到一起,聲音害怕到有些顫抖:「你,你想做什麼?我告訴你,萬一被人發現了,你也不會有好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