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總裁先生撩的就是我
總裁先生撩的就是我 連載中

總裁先生撩的就是我

來源:google 作者:懶貓7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簡愛 顧北

她是一位努力工作照顧一家老少的平凡少女,他是一位不知人間疾苦的冷麵霸總因自己妹妹的撮合,她住進了他的家,因她一張簡歷的遺落,他心疼她的遭遇,她感謝他的知遇之恩,她進入了他的公司,成為了他最為得力的秘書,而曖昧的氣氛也就在他們面前流連忘返展開

《總裁先生撩的就是我》章節試讀:

下班後的簡愛在地鐵站附近就遠遠的看到了顧北的車,在這兩個星期,他準時準點的接送她,讓簡愛心裏很是內疚和不安。

「那個……我……」

「你想說什麼?」

「冒昧的問下您,您是做什麼工作的?每天這麼接送我會不會耽誤您的工作?」

能不耽誤嗎?每天下班把她接回家後就馬不停蹄的回公司處理業務,這幾天忙的晚上一直沒回家,直到凌晨五點才從公司出發回家接簡愛。

顧北只想在這有限的時間裏和簡愛獨處着,即使兩人也說不上幾句話。

「我的工作比較自由,不耽誤。這段時間在公司適應的怎麼樣?」

「嗯,還不錯。比我印象中的還要好。按您說的,做好自己的事,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顧北輕笑了幾聲,沒想到小妮子還記住了他說的話,孺子可教也。

「您笑了?您不知道您笑起來比花都好看。」

「有嗎?」

顧北下意識的咧咧嘴看着後視鏡的自己。

「嗯,對,就是這樣。您每天繃著一張臉,這七月份酷暑的天,在您身邊我都覺得格外異常的冷。」

「可以,我以後試試,但我也想糾正一下你稱謂的問題。能不能不要一直您您的尊稱我,我也大不了你幾歲。」

簡愛尷尬的摸了摸頭髮。

「那我……」

「叫我顧北吧,不好意思的話也可以叫我顧北哥。」

「好的,顧北哥。」

至此倆人的關係好像近了一點。

星期六一整天,顧昕兒都沒在家,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滿臉疲倦的回來了。一到家,鞋一脫就鬆軟的倒在了沙發上,順勢的她兜里也掉出來幾張火車票。

「這幾天瘋哪兒去了也不着家?」

顧北看着邋裡邋遢的顧昕兒滿臉的嫌棄,卻依舊不動神色的撿起車票看了幾眼握在手心裏。

「去找朋友談了點生意。」

顧昕兒也沒細談,只是嚷着要喝水。

「簡愛呢?在家嗎?」

「在她卧室,應該是在加班整理資料。」

下個星期幾個重要的項目要談,人手不夠,簡愛應該被拉來應個急。

待顧昕兒休息了十幾分鐘後,顧北坐在沙發上看着沒精打採的顧昕兒。

「你和我說實話,是不是去B市見簡愛的弟弟簡史了?」

顧昕兒驚的一骨碌坐了起來,滿臉不置信的看着顧北。

「我找他幹嘛?你在說笑了。」

「那這是什麼?」

顧北拿出兩張B市來回的車票。

「我記得你從來不坐火車,即使是高鐵一等座你也不願意。那為什麼這有兩張寫着你名字的火車票?能解釋一下嗎?」

「……」

「那我來說,你去見簡史了,然後受打擊了,對嗎?」

顧北看着一聲不吭的顧昕兒嘆嘆氣。

「簡史,北大醫學部本碩博連讀,現正讀研二。是一個長相清秀,陽光帥氣的180大男孩。他的這個長相外加他出色的學業背景,應該會有很多女孩追吧?」

「……」

顧昕兒依舊沒說話。

「我想他應該拒絕過你。」

「你怎麼知道?」

「門當戶對,我覺得更應該是精神層面上的契合。不要整天無所事事,你應該更有危機意識了吧?我說的是感情方面。」

顧北拍拍喪氣的顧昕兒。

「如果你想和他站在一條水平線上,你就應該發展自己擅長的事業來彰顯自己的經濟獨立。我相信他絕對對你高看一眼,而不是浪費在你所謂的妝容打扮上,當然,這個也很重要。」

顧昕兒抬起頭,淚眼汪汪的看着顧北。

「哥,他也是這麼委婉的勸過我,我以為他不喜歡我。」

「放心,只要你不整天圍着他轉,通過你自身的魅力來吸引到他,那你們的感情會更長久點。相信哥。」

而在卧室的簡愛也接到了簡史的電話。

「姐,在忙嗎?」

「不忙,這幾天打你電話都不接,學習上很忙吧?」

「還好,那個……」

簡史猶猶豫豫的想想還是下定決心。

「顧昕兒在家嗎?」

「誰?」

簡愛小小的腦袋裡大大的問號。

「你朋友顧昕兒。」

簡愛雖然很疑惑,但還是打開門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顧昕兒。

「在家,找她有事嗎?我把電話給她」

「不用姐,這兩天她一朋友生病想諮詢我一些問題,剛好也在我研究的範圍之內,能做個參考。那你幫我回她一下:我試試,也希望她朋友能堅持。」

簡愛雖然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意思,但還是原封不動的把話傳給了顧昕兒,卻沒想到她悲痛大哭了起來。簡愛以為她朋友是很嚴重的病,不知所措的連忙上前安慰着。

「簡史現在嚴格來說還不是醫生,他說的話是沒有依據的,我們一定要去大醫院,找專家看看。」

簡愛見勸不住她,只能拉拉顧北的衣角。

「顧北哥,你勸勸?」

「沒事兒,哭出來就好了。她都懂。」

「啊?」

「讓她自己獨處一會兒,你不是還要忙嗎?走,我們上樓去。」

顧北說完推着簡愛就走,留着邊哭邊笑的顧昕兒。

第二天上班,簡愛忙完手裡的工作後,找到了張秘書。

「張秘書,我想問下咱們公司有員工單人宿舍沒?我想申請。」

「我先報備給顧總,下班前給你回復。」

此時的顧北正和企劃部的人討論關於新上市飲料的廣告創意。看到張秘書的電話,順手接了起來。

「說,有什麼事?」

「顧總,簡愛想要申請公司的員工宿舍。要怎麼批?」

顧北在簡愛正式上班後曾叮囑過張秘書,只要是關於簡愛的,任何時候都要打電話彙報。

在聽到簡愛的名字後,顧總一直緊皺的雙眉慢慢舒展開來,他走了出去,想了片刻。

「這兩天把一室一廳的單人宿舍整理乾淨,告訴她下個星期一後入住,管理費,水費電費等費用一個月500-1000,從工資里扣,沒有押金。她能接受就把鑰匙給她。」

「好的,顧總。」

顧北回到辦公室示意他們繼續。

「我們這款飲料主打的是青春活力,陽光,充滿朝氣的能量。」

「對,要想把品牌打出去,廣告的投放是必不可少,最好還是要有明星的加持。」

「最好是沒有黑點的,深受少男少女們喜愛的,畢竟他們才是這款的主力。」

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後齊齊的看向若有所思的顧北。

「那你們中意的明星是誰?男還是女?」

幾人面面相覷。

「溝通好後給我一個書面的完整答覆,最好是PPT。」

說完,顧北帶着陳助理散會。

而在下班前,簡愛收到了張秘書的肯定答覆,她欣喜若狂的答應了。

顧北也同時收到了信息。這樣也好,畢竟每天那麼忙,他不確保每天都能抽出時間,而為了不讓簡愛起疑心,也只能答應她搬出去。

回到家簡愛告訴顧昕兒後,她哭喪着臉就是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