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最佳龍婿
最佳龍婿 連載中

最佳龍婿

來源:google 作者:李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博 江洛依 現代言情

「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這小子走了狗屎運」地下世界王者,回歸都市,卻成了被人取笑的上門女婿,看他如何征服高冷總裁,重新揚名立萬……展開

《最佳龍婿》章節試讀:

「大家快看,廢物秦川來了!」

「他怎麼來了?誰邀請的?」

「這種人只配在家裡洗衣服做飯。看他那一身地攤貨,真是掃興!」

「是啊,我明明邀請的是江洛依,她卻沒來,竟然派他的廢物老公來了!這不是明擺着不給我這個堂妹面子嗎?」江洛然氣的兩眼直冒凶光。

當秦川走入飯店大廳時,在場的人紛紛議論起來。

這時宴會大廳的主持人,手握話筒,高聲呼道:「下面就有請今天的主角也是我們的壽星江洛然登場。」

話音剛落,在座的眾人起立高呼。

江洛然接過話筒,對眾人寒暄了一番之後,目光落在了秦川的臉上。

「接下來的時間就交給了我這位上門姐夫,聽說他有一件神秘大禮,要在今天當面送給我。」這當然是江洛然臨時編造的一個謊言,他討厭秦川,不是一天兩天了。沒想到今天他竟然不請自來,出現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所以她決定羞辱狠狠地他一番。

眾人紛紛扭頭,不屑地瞟了一眼坐在角落裡的秦川,嘴裏一陣揶揄。

「就這樣的窮光蛋,能買得起什麼禮物啊?」

「是啊。聽說這個廢物每天都在花江洛依賞給他的零花錢。」

「還什麼神秘禮物,看他那副窮酸樣,能拿出一套煎餅果子來就不錯了。」

秦川剛要上台,卻被身邊的李博舉攔了下來。

李博舉手裡捧着九十九朵玫瑰花,匆匆跑上了台。他從江洛然的手中接過話筒。

「江二小姐,生日快樂!」李伯駒單膝下跪,高舉手中的玫瑰說道。

江洛然欣喜若狂。

隨後李博舉乘勝追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顆發著藍光的鑽戒。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是一顆海洋之星鑽戒,全球只有十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海洋之星?」

「這是一星期之前在本市拍賣會花了3000萬拍下來的海洋之星鑽戒嗎?」

「江洛然簡直太幸福了,竟然能釣到這樣的金龜婿。」

「是啊,可比他姐姐江洛依強多了!」

……

「洛然,嫁給我吧!」李博舉含情脈脈地說。

這時江洛然並沒有說嫁還是不嫁。他再次將目光投向角落裡的秦川。

「姐夫,你當初娶我姐的時候,用什麼求的婚啊?」

秦川被問得啞口無言。

想當年他家裡窮,結婚時根本沒有什麼定情信物。

「姐夫,你怎麼不說話呀?」江洛然咄咄逼人,「姐夫你說什麼呀?我聽不清,要不你上來說吧,來台上吧!」

眾人都等着秦川上台出醜。

秦川無奈,只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步一步緩慢地走向前台。

他從李博舉的手中接過話筒,瞟了一眼海洋之星鑽戒,笑着說道:「據我所知,這枚海洋之星鑽戒,應該是罕見之物。」

「你這不是廢話嗎。」李博舉瞪了秦川一眼。

「而你手中的這顆是假的。」秦川回擊道。

「你胡說!信不信我抽你!」李博舉頓時惱羞成怒,噌地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秦川的衣領。

「是啊,李大少爺怎麼可能買假的,倒是你這種廢物少見多怪!」江洛然反駁道。

「這麼激動幹什麼?從這枚鑽戒的成色來看,玻璃仿品!真正的海洋之星,有點偏藍色,就如同大海的顏色。」秦川慢慢地分析道。

「真是個土鱉!」江洛然急忙打斷了秦川,「這裡不歡迎你,請你出去!」

江洛然一邊推搡着秦川一邊罵道。

這時宴會大廳的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了四位身穿黑衣戴着墨鏡的人。

領頭的手裡拿着一個方形小盒。盒子金光閃閃。

「這是奉主人之命,給你江洛依小姐的海洋之星鑽戒!」領頭的黑衣人說道。

由於人聲嘈雜。再加上今天本來就是江二小姐的生日宴會。所以江洛然認定這枚鑽戒就是送給他的。

「李博舉,原來你剛才只是製造一個浪漫的搞笑插曲啊!你太有心了,我太愛你了!」江洛然接過鑽戒,在李博舉的臉上親了一口。

李博舉當然知道自己的那枚鑽戒是假的。難不成老爺子為了成全自己偷偷拍下了真鑽戒?

「這個是海洋之星的證書。」黑衣人再次呈上。

「快打開讓大家看看。」

「是啊,洛然,今天要不是沾你的光,我們這些人恐怕這輩子都沒有機會目睹海洋之星的真面目了,快打開讓大家!」

江洛然一一臉興奮,但他怎麼也打不開這個金光閃閃的小盒子。

「李博舉怎麼打開啊?」江洛然小聲問。

李博舉接過盒子,認真研究了一番。他發現這個盒子是用黃金打造的。就在盒子的正中間,是一個指紋鎖。只有輸入了指紋才能打開。

「來,把手伸過來。」李博舉說著,拉過了江若然的手指,按在了指紋鎖上。

小盒子突然震動了一下, 隨即傳來一句女人的聲音:「指紋輸入錯誤!」

李博舉撓了撓頭,心想,難道是自己的指紋?

他又將自己的指紋按在了指紋鎖上。小盒子依然提示指紋輸入錯誤。

「這是怎麼回事啊?」江洛然小聲問。

「可能可能是我媽的指紋吧!」李博舉慌張的說道,「洛然你先收好,等我們結婚那天,我一定能將其打開。」

眾人沒能親眼見到海洋之星的真面目。多少還是有些失望。但大家心知肚明,以李公子的家族實力,買下這枚海洋之星自然不在話下。

「要不讓我試試。」台下的秦川突然說到。

「你?這裡有你這個土鱉什麼事,識相的就趕緊給我滾出去!」江洛然憤怒地罵道。

「我出去可以,但是你要把我的東西還給我吧。」秦川指着那個金光閃閃的小盒子說的。

「你的?我看你是窮瘋了吧,我的訂婚信物你也想要?」

「 我只是想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而已。」

李博舉氣的臉色發青:「你這個廢物,你憑什麼認為這就是你的?」

「因為我能打開它。如果不信的話就讓我試一下。」

「不行博舉,你千萬不能讓他試!說不定他會偷着就跑呢。像他這種廢物,誰知道能幹出什麼事來呢。」江洛然說的。

「怎麼不敢讓我試了?既然你們不敢讓我試,那就等於承認了,這顆海洋之星就是我的了。」

「好,我就讓你這個廢物試一下。試完立馬給我滾蛋!」

秦川之所以要試一下那個小金盒,是因為他清楚地聽到那四個黑衣人說,小金盒是送給江洛依的。

如果小金盒,真的是送給江洛依的話, 那麼就肯定和自己有關。

他拿着小金盒,但心裏卻沒底。

他試着將自己的食指指紋按在了指紋鎖上。

眾人鴉雀無聲, 都等着看秦川的笑話。

「這也太裝逼了吧。就憑他這個廢物,還想打開小金盒?」

「沒錯,這簡直是異想天開,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

就在眾人紛紛議論的時候,宴會大廳的門突然被打開了。

江洛依風塵僕僕地趕了過來。她穿着一件紫色的晚禮服,白嫩的脖頸,微鼓的酥胸,纖細的腰肢,簡直美若天仙一般。

「對不起各位,對不起妹妹,路上堵車,我來晚了。」江洛依滿臉歉意的走到了前面。他突然發現秦川也在。

「你……你怎麼來了?」

「老婆你來的剛剛好。你看。」此時秦川已經打開了小金盒。

江洛然一臉憤怒的搶過秦川手中的小金盒:「這個是我的。姐呀,快把你家這位窮瘋了的廢物帶走吧。他竟然搶李博舉送給我的定情鑽戒。」

江洛依一臉茫然地看了一眼李博舉。

李博舉曾多次表白江洛依。但都被拒絕了。見得不到江洛依,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決定追求其妹妹江洛然。

然而這一刻,當他和江洛依再次對視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內心深處還惦記着她。

「姐,你說你怎麼嫁給這麼一個廢物呢?他自己沒錢給你買禮物,竟然來這裡搶李少爺送給我的鑽戒,真是不要臉!臭不要臉。」江洛然氣的酥胸微顫。

「裏面有一張紙條噎。」秦川指着打開了的小金盒說,「我猜一定是李少爺表白的話啊,何不讓他當著眾人的面念一念呢?」

秦川這句話看起來像是一句廢話。但卻直重要害。

李博舉心裏沒底,瞬間臉紅了。

「大家說讓李博舉李大少爺當場念一念好不好?!」秦川煽動起了眾人。

眾人跟着一陣起鬨。

李博舉被迫無奈,拿起了小金盒裏面的紙條,讀了起來。

「親愛的江洛依,我知道,這段時間以來讓你受委屈了,從今天開始我決定,為了你改變……」

「給我閉嘴!」江洛然勃然大怒,「你剛才念的什麼呀!從頭開始念!」

「親愛的江洛依……」

「閉嘴!你看清楚,我是江洛然,不是江洛依!」江洛然怒吼道。

此時李博舉才突然意識到,自己竟然念錯名字了。但是紙條上確實寫的是江洛依而不是江洛然。

李博舉緩和了一下情緒,他把江洛依的名字改成了江洛然,繼續念道:「親愛的江洛然……」

念着念着,他自己都聽不下去了。因為內容,全部都是一個廢物男人在向自己的妻子苦訴。他瞟了一眼江洛然,低聲問道:「要不就念到這吧。」

江洛然為了贏回面子,命令李博舉必須念完,而且一字不差地念完它。

「我在這枚海洋之星上刻上了你我的名字,代表着我對你的愛永恆不變……」李博舉繼續念道。

紙條最後的落款是秦川。怎麼會是秦川呢?一定是老爺子搞錯了吧。難道是莫非是秦川在中搗的鬼?

「博舉,我太愛你了。你竟然在鑽石上刻上了我們兩個人的名字!」江洛然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她拿起那枚海洋之星,對着燈光仔細看了一眼。

「江洛依,秦川?」

「李博舉,這上面為什麼刻的是江洛依和秦川的名字?」江洛然的心情再次低落到了谷底。

「這……這一定是秦川這個廢物從中搗的鬼!」李博舉怒視着秦川說道。

「不是有證書嗎?證書上應該寫着這塊海洋之星真正主人的名字吧。」秦川一本正經地說道。

「對對對,看證書。」李博舉忙說。

這時江洛然打開了海洋之星的證書。

上面竟然寫着秦川的名字。

錯了,一定是寫錯了。

秦川這個廢物不可能買得起這麼貴的鑽石。

「怎麼樣?江二小姐寫的誰的名字?」秦川問道。

「寫的是李博舉,怎麼啦?關你屁事兒!保安快點把這個小偷趕出去!」江洛然歇斯底里的喊道。

這時進來了幾名**。竟然架起了江洛然的胳膊,就要往外趕。

「你們抓錯人了,你們幹什麼呀?你們要趕的是秦川這個廢物!」江洛然掙扎着咆哮着。

「是啊,你們搞錯了!」李博舉攔住**說道。

「我們懷疑他偷東西。」其中一個**說道。

「什麼偷東西這不可能?」李博舉解釋道。

「我們剛剛接到舉報,有人的海洋之星鑽戒丟失了。懷疑是這位女士偷了。」

「胡說!這枚海洋之星是李大少送給我的!怎麼是偷呢?你們一定搞錯了。」江洛然解釋道。

「你確定是這位李大少送給你的?」**又看了一眼李博舉。

這時的李博舉竟然低下了頭。

「李博舉你說話呀!」

「啊!應該是……」李博舉結結巴巴地說。

「什麼叫應該是?到底是不是你送給他的?」**質問道。

「是的!」

「那好,那你也跟我們回局裡一趟。」

「我我……我說實話。」李博舉慌忙說道。

「說。」

「其實……其實我也不確定這枚海洋之星是不是我們家老爺子買的……但是我們老爺子說了,今天要替我送一份禮來……所以我就認為是這枚海洋之星了……要不我現在就給我們姥爺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也好,你打吧,把免提打開!」

當著**的面,李博舉撥通了老爺子的電話。

「爸,你說今天要給江二小姐也就是你未來的兒媳婦準備一份神秘大禮,請問你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應該馬上就到了。」

「爸,是海洋之星鑽戒嗎?」

「海洋之星鑽戒?你想什麼呢?以咱們家的實力怎麼可能買得起這東西!爸送的禮物是一段視頻,是江家二小姐笑貧不笑娼的慷慨激昂的演講……」李老爺子說完,氣憤地掛斷了電話。

眼見江洛然就要被**帶走了,李博舉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跺着步子。

「快打電話呀。你不是說你認識局長嗎?」江洛然暗示李博舉。

李家雖然家大業大,也有一定的社會關係和社會人脈。

但這些關係和人脈都是李老爺子打下的。局長又怎麼可能買李博舉的面子呢?

然而,情況緊急,又迫在眉睫。李博舉只好掏出手機,給他家老爺子打了個電話。如果這次能把人救下來。他李博舉也算在秦川面前扳回了一局。

電話接通了,李博舉小聲說道,爹,你跟局長說一聲,求他們放過江家二小姐吧,這是場誤會,海洋之星的鑽戒我們可以不要。

電話那頭的李老爺子一聽這話,就氣不打一處來。老爺子本來就不同意李博舉追求江家二小姐的事。這次又怎麼可能動用自己的人脈關係去幫二小姐說情呢?

電話掛斷後,江洛然急忙問道:「怎麼樣?怎麼樣?」

「這個……那個……」李博舉吞吞吐吐。

「怎麼我這還沒有過門,你家老爺子就這樣對待我?」

「洛然你先別生氣,我爸他現在正在開會,所以先稍等一下……」

「你這都是借口!」

李博舉見求老爺子不行,就只好央求**:「**叔叔,你看這裏面一定有誤會。」

「什麼誤會?海洋之星的鑽戒是不是你們的?」**質問道。

「不是我們的,確實不是我們的。」李博舉說著說著突然靈機一動,看了身邊的江洛依一眼。

「我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其實這枚鑽石是洛然的姐姐洛依的。」

「怎麼證明?」

「鑽石上面刻着洛依的名字。不信你們可以看一下。」李博舉解釋道。

「在事情還沒有弄清楚之前,你們兩個必須跟我們回局裡一趟。」**的態度依然強硬,「我不可能單憑你一句話或者上面一個名字就能確定這枚鑽石確實是他姐姐的!」

**說著便要強行將江洛然帶走。

這個時候秦川突然向前一步,來到了**面前。

江洛然想趁機把鑽石之事嫁禍給秦川:「對,這個鑽石是他給我的,如果說是偷來的話,那麼也是他偷的。」

「對,就是他偷的,我可以作證。」李博舉急忙附和道。

「那行,那你們三個都跟我們回局裡。」

秦川搖了搖頭,對着領頭兒的**說道:「**同志,能不能進一步說話。我可以證實事情的整個經過。」

**同志看了秦川一眼,覺得這個人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在哪兒見過。

「那好吧。」

秦川跟**來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裡。只見秦川手舞足蹈的說了幾句話之後。

那位**便露出了笑容。他拍了拍秦川的肩膀,說了些什麼之後,便對着,他的收下喊道:「走收隊。」

這枚海洋之星鑽戒再一次落到了秦川的手上。

「廢物,你快把鑽戒還給我!」江洛然見**走了,心中怒火衝冠。

「怎麼?你還想把**招回來嗎?」秦川瞥了江洛然一眼,擲地有聲地問道。

江洛然心有餘悸,深知剛才那一幕的驚恐。於是便不敢再說什麼了。

這時,秦川一個箭步來到了台上。拿起話筒,說道:「趁着各位親朋好友都在,下面我要宣布一項重要的事情。」

眾人的目光紛紛移到了秦川的身上,鴉雀無聲地等待着秦川的話。

「今天也是我老婆江洛依的生日,只是之前因為某些原因,他一直都沒過過生日。今天我要給她過一個難忘的生日,而且我還要把這枚海洋之星作為生日禮物送給她!」

秦川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江洛依從台上拽了下來。

「你是不是瘋了?」江洛依怒斥道,「你開什麼玩笑,偷了這麼貴重的東西是要坐牢的!」

「偷?」秦川一臉茫然。

「我平時給你多少零花錢,我自己心裏還不知道嗎?就算你把這幾年的零花錢全部積攢起來,也買不了這枚海洋之星。不是偷的又是怎麼來的?」江洛依據理力爭。

確實,秦川的真實身份還並沒有告訴江洛依。所以江洛依才會認為這枚海洋之星是他偷來的。

「原來是他偷的。」

「我早就說這個廢物不可能拍下這麼貴重的鑽石。」

「是啊,像這樣的廢物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呢。」

眾人的議論聲,此起彼伏。

「老婆,這件事我日後一定會慢慢告訴你的。但請你相信我這枚海洋之星鑽戒真的不是偷的。」秦川辯解道。

「我不信。」江洛依一口否決。

眾人也跟着起鬨。

「不信。不信!」

……

「對,你就是個小偷,你就是個廢物小偷!」江洛然為了搬回剛才的面子,歇斯底里的喊道。

秦川氣的瞪大雙眼,他沒有想到自己剛才為江洛然解了圍她竟然不識好歹,狗咬呂洞賓對他反咬一口。

看來不給她這點顏色瞧瞧,她還真不知道什麼叫無恥。

秦川對着沉默已久的主持人說道:「可以打開大屏幕嗎?」

主持人早已蒙圈了,他以為打開大屏幕就能證明海洋之星的來龍去脈,所以機械里點了點頭。

這時大屏幕里突然出現了一位美女,她酥胸半露,嘴裏叼着一根香煙,對着鏡頭說道:「在這個社會上,笑貧不笑娼,女人可以當婊子,還能立牌坊。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有錢。只有賺了錢,別人才會高看你一眼,誰又會在乎這錢是從哪裡來的呢?跟誰睡覺不是睡,誰有錢老娘就跟誰睡!」

……

「這是誰呀?真是不要臉的東西。」

「臭不要臉的,竟然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唉,大家快看這個好像是江洛然……」

……

眾人一邊議論,一邊將目光投在了江洛然的身上。

「快別看了,都別看了!這根本不是我。關掉,關掉,馬上關掉。」江洛然用較小的身子擋在大屏幕前。

就在主持人關掉遙控器的前一刻,大屏幕里清晰地傳來了一句:「沒錯,我就是江洛然。江家二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