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最牛姑爺
最牛姑爺 連載中

最牛姑爺

來源:外網 作者:秦舒柔蕭權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秦舒柔蕭權

博物館員工蕭權意外穿越到古代,成為將軍府的上門女婿,在現代沒用的知識,竟讓他步步登天,成就舉世無雙的最牛姑爺!展開

《最牛姑爺》章節試讀:

知義堂的吟詩台,沒有人敢輕易上。
短暫的沉默後,一個英姿勃發的少年跳了上去,華貴的服飾帶來的也是滿滿的自信:「在下陶聞柳,我先來吧。」
從現場才女的反應就知道了,這個人頗有名氣。
原本矜持的少女個個盯着他,眼珠子動也不動,個個一臉的嬌羞狀,恨不得將陶聞柳的目光,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只見陶聞柳一隻手背在身後,頭微微地望着天空,擺出古人吟詩必備動作,否則吟不出來似的。
他眉頭微微一擰,吟道:
「《言志詩》:
讀律看書十四年,
烏紗頭上有青天。
男兒欲畫凌煙閣,
第一功名不愛錢。」
這首詩意思是說,「我」讀書的意義是為了做一個清官,希望之後能夠平步青雲、一展抱負,「我」獨愛功名,不喜錢財。
蕭權搖頭,果然吹牛逼是自古有之。
「好!好詩!」那些容易被蒙蔽的女子們,兩眼都是星星,和同來的女眷竊竊私語,臉上飛起兩朵紅霞。
深受華夏詩詞熏陶的蕭權只想笑,文人喜歡以詩言心,多少華夏詩人錦心繡口,卓越詩篇無數,現在這首詩實在一般,算什麼志向高遠?
這首詩,平淡至極。
現在的陶聞柳已經是有名的才子,而蕭權寂寂無名,蕭權雖見多識廣,可是和陶聞柳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蕭權像一個獵人沉靜地靜候着,那野男人和秦舒柔出來遊園,一定會想盡辦法,像個花孔雀一樣,在秦舒柔面前表現。
蕭權要獵的,就是這隻花孔雀。
果然,野男人聽了陶聞柳的詩詞,搖搖頭一笑,站上了吟詩台,道:「朱衡不才,也有一首詩,請大家賜教。」
說完,他得意看了一眼秦舒柔,秦舒柔嬌羞一笑,低了低頭!
蕭權眉心隱隱有了怒火!
嬌羞你娘的!不要臉的東西!
眾人有些心驚,賜教?在場的人誰敢賜教朱衡?
朱氏作為魏監國的親戚,在朝廷正是風光,朱衡也參加了今年的鄉試,未來也會進入朝堂,於是朱衡的身份更是貴重。
蕭權眉頭一皺,秦舒柔一個將門之女,本應正直不阿,如今竟也干起了結交權貴之事!
奈何秦舒柔腦子不好使,和哪個權貴好也不能和朱氏搞在一起,朱氏這一門外戚可是皇帝的眼中釘!
朱衡裝模作樣的謙虛,在旁人卻是禮儀周到,大家激動萬分地看着朱衡,安靜等着聽他的詩。
「《觀書》:
書卷多情似故人,晨昏憂樂每相親。
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無一點塵。
活水源流隨處滿,東風花柳逐時新。
金鞍玉勒尋芳客,未信我廬別有春。」
此詩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我」讀書不為別的,就為自我修養,權貴都在現實世界感受不到美好的世界,而「我」卻在書中感受到了。
思想之高潔,意境之清幽。
蕭權冷哼一聲,真是裝得一手好逼。
一個外戚,說這樣的話,可笑極了。
陶聞柳是為了做官,而朱衡卻表達無欲則剛,只有書才是好朋友。
朱衡這一首詞,思想高潔,贏得了滿堂喝彩。
「下一位。」旁邊錄詩的女子放下筆,站起來微微一笑道。
在場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朱衡的詩一出,這些人有了幾分怯場。他們知道自己的水平,和陶聞柳比,他們尚且差一截,何況是朱衡?
這個時候站出去,若是敗了,便是自取其辱。倒不如安生地當個看客,雖然不能揚名,起碼還能留下顏面。
見無人應戰,朱衡謙虛地對着四面八方的人行禮致謝,卻在人群中看見有一人嘴角微抿,幾分笑意掛在嘴邊,似乎有不服之意。
這個人,不就是秦舒柔那個不成器的枕邊人?這個胸無半點墨的蕭權,敢在他面前造次?
朱衡本就嫉恨蕭權娶了美若天仙的秦舒柔,如今來了機會,如果能讓蕭權名譽掃地,秦舒柔的心一定更向朱衡。
朱衡一臉謙虛,對着蕭權行了一個禮,語氣聽不出一點嘲諷:「原來蕭兄在此,前些日子,蕭兄名噪京都,今日何不上來,讓大家領略一番兄台的文采?」
大家瞬間把焦點移到蕭權身上,京都前些日子出了什麼有名才子?
眾人一看,是一個生面孔,還是個寒門弟子。大家便隱隱聽出朱衡的言外之意,最近出名的,不就只有秦府那個交了白卷的贅婿?
不過大家都沒見過那贅婿,只是猜到幾分,眾人面露譏諷之意,紛紛嗤之以鼻。
朱衡得意洋洋,量蕭權沒有上來的膽量!
魏清眉頭一皺,低聲道:「蕭權兄,這個朱衡就是想借你又來襯托他一番,咱們實在比不過,還是不要上去了。你鄉試結果未出,萬萬不能因為這場辯論賽,影響你在朝廷的形象。」
「穩着,莫怕。」
魏清一愣,蕭權小小一個秀才,怎麼在京都第一才子面前,沒絲毫怯意?
他拽着蕭權,急聲道:「來日方長,君子揚長避短,不爭一時之氣!」
蕭權拍拍魏清的手,以示淡定。既然敵人主動打上門來,他就沒有退縮的道理。何況秦舒柔就在他幾步之外,豈能讓這女子小看蕭家半分
蕭權一躍而上,跳上吟詩台,姿態隨和平淡:「今天高興,我蕭定也給大家來一首吧。」

《最牛姑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