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兵王闖都市
最強兵王闖都市 連載中

最強兵王闖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半路的和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雲 蘇曉敏 都市小說

他是讓整個地下世界都震撼的孤膽狼王,是美女總裁的貼身助理,是特種兵世界的王者,是令各國元首頭疼的兵王!張雲,一代兵王,這個世界最強悍的單兵力量,攜風雲之勢,一路高歌猛進,在這花花都市轟轟烈烈的開展了一系列熱血、刺激、驚險、香艷的奇幻之旅展開

《最強兵王闖都市》章節試讀:

  第6章 讓老同學刮目相看  「大哥,我我我……我都聽你們的,你們可千萬別開槍!
你們說往哪裡開,我就往哪裡開……我還沒娶媳婦兒呢,我不想死啊!」
張雲做出一副相當害怕的樣子來,連連擺手,聲音都是顫抖的。
  雖然背對着這兩個匪徒,但張雲的表情也是相當到位,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胖匪徒在擋風玻璃上看到了張雲的表情,覺得這就是一個膽小如鼠的孬種,根本就沒把他放在眼裡。
  瘦匪徒更精明一些,手上的槍仍舊頂得非常牢固,生怕這小子耍花招。
  「少啰嗦,往前走,第一個路口左拐。」
瘦匪徒吩咐道。
  蕭茵茵聽着這聲音有些熟悉,從側臉上看去,這個人也非常像張雲。
  「好好好,我這就開!」
張雲回頭的動作稍微大了一點,蕭茵茵看清了他的臉。
  的確是張雲!
  真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會遇到自己學生時代暗戀的男生,蕭茵茵挺意外的,心裏也是挺不舒服。
  在她的記憶中,張雲雖然話不多,不是學校里打架鬥毆的那些囂張小混混,但也絕對是一個很有膽量、很有擔當的人。
當年她就覺得張雲非常沉穩,和同齡人都不同,是個成大器的料。
  可沒想到,再見面的時候,張雲居然變得這麼膽小怕事了。
  雖然這兩個匪徒很兇悍,普通人見到的確會害怕,但以記憶中張雲的性格而言,張雲應該也不至於嚇成這樣兒啊?
  蕭茵茵有些失望。
  從初中到高中,她一直暗戀張雲。
直到高二,張雲忽然轉學,且人也銷聲匿跡了,她還總是想起他。
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沒有忘記過學生時代那美好的情愫。
  不過,想想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人到社會之後,多少都會有些變化吧。
  可能張雲這些年裡經歷了一些事,使得他變得膽小怕事了。
  不管怎麼說,自己還是要儘可能地保護張雲,不能讓他受傷。
  因為此時的安危不是自己一個人的,蕭茵茵有些緊張,一刻不停地盯着那個瘦子的槍口,生怕他走火了。
  瘦子發現了蕭茵茵的目光,還以為她要搶槍支呢。
給胖子使了個眼色,意思是讓胖子把她看住了。
  胖子的角度好,這一會兒看得清楚,發現了這個女**其實是在盯着這個窩囊的小子。
頓時提起了警惕,問道:「你們倆認識?」
  「啊?
和誰啊?
大哥,我和你們不認識啊!」
張雲當然明白胖子問的是什麼,但是他非常謹慎,緊忙阻止了可能出現的混亂。
  一旦蕭茵茵承認了他們倆認識、或者再進一步表現出他們倆認識的態度來,事情可就麻煩了。
  蕭茵茵發現了這兩個歹徒的察覺,當然也不會傻到承認和張雲認識,那不是害了張雲嗎?
  但是張雲說不認識她,她一時不知道是真是假,心裏還是挺不舒服的。
  蕭茵茵留心觀察着張雲,發現他開車的時候,就連手都是抖着的,這讓她覺得,張雲的膽小可能根本不是裝出來的。
  心中頗為唏噓,但也更堅定了自己要保護好張雲的決心。
  「我說你這小子,瞎看什麼呢?
拐啊你!
孬種,嚇得車都不會開了!」
胖子用大巴掌打了下張雲的頭,那瘦子手中的槍,在張雲的頭上滑了一下,嚇得蕭茵茵一聲驚呼。
  張雲也是「嚇得」哆哆嗦嗦,連聲應道:「是是是。」
  其實剛才胖子打他的時候,他是讓自己格外收斂了一下,才沒有做出什麼應對來。
  槍沒走火兒,張雲沒什麼事兒,蕭茵茵這才稍稍放心。
  左轉之後,張雲看見了一輛拉着窗帘的麵包車。
  多年的歷練經驗,讓張雲一眼就能斷定,這輛車就是來接應的。
  不然正常情況下,沒人會閑得慌在車上放窗帘。
  「停車!」
果然,在開到這麵包車身旁的時候,瘦子用槍在他頭上砸了一下,下了命令。
  張雲故作慌張,嚇得「啊呀呀」地往前又開了一段兒。
  這樣一來,他們已經錯過了剛才那輛車。
這兩個歹徒想要換車,需要自己走一段路。
  當然歹徒也可以讓他開回去,但是張雲及時阻止了他們兩人這個想法。
嚇得都快哭了似地提醒道:「大哥啊,你們趕快換車走吧!
那輛拉窗帘的車,一看就是來接你們的啊!」
  這兩個歹徒非常聰明,現在,張雲就是想讓他們聰明反被聰明誤。
  那瘦子把原本要下車的胖子給抓住了,兩人相視了一眼,經過瘦子的提點,胖歹徒也明白了此時的情況。
  連這個慫小子都能看出這輛車有問題,更何況**呢?
會不會,**已經埋伏在接應的車裡了?
  「你,下車去看看。」
瘦子命令張雲道。
  「大哥,我就是給你們開車的,你們讓我開車我也開了啊,你你你……你們就放過我吧!」
  「別廢話,趕緊下車!
不然一槍打爆你的頭!」
瘦子說著,已經扣動了扳機。
  嚇得張雲「媽呀」一聲兒,忙推開車門下了車。
  張雲踉踉蹌蹌地走着,光是看着,都讓人覺出他很腿軟。
  走到麵包車邊,緊張兮兮地往駕駛位上看了一眼。
  駕駛位上,坐着一個鬍子老頭兒。
這老頭兒不知道張雲是什麼身份,見是被派下來探路的,還以為他們是一夥兒的,因而向張雲點了點頭。
  張雲嚇得一哆嗦,緊張兮兮地向在他車裡的兩個歹徒招了招手。
  兩個歹徒還不太相信呢,但見麵包車的車窗落下來了,老頭兒向他們喊了一嗓子:「快點兒」,聲音聽起來停不耐煩,不像是被控制的樣子,這才敢下車。
  他們見張雲非常規矩地抱着頭蹲在地上,也就沒什麼懷疑了。
那瘦子道:「咱們得把這個女的帶走,保命的。」
  蕭茵茵的手上戴着手銬,手上完全動彈不了。
但這兩人有槍,如果用腿上的招式來攻擊,不能一招讓其繳械的話,是絕不能貿然出手的。
  這兩個歹徒拉開了車門,打算先將蕭茵茵塞進去。
  此時,他們已經完全把蹲在地上的慫小子當空氣了。
  就在即將被塞進車裡的時候,蕭茵茵盯准了那個瘦子手中的槍,飛起一腿就橫掃過去。
  這瘦子「卧槽」了一聲,迅速躲閃,同時繞到蕭茵茵身後,打算重新抓住她。
  就在瘦子的手臂剛要控制住蕭茵茵咽喉的時候,忽然胸口受到一腳暴擊。
這一腳,結結實實踹在他的胸前,使得瘦子衝出了足有五米遠。
  出手的人,正是張雲。
  顯然在場的人都沒料到張雲會有這一擊,蕭茵茵和那胖子,還有車裡的老頭兒,都驚呆了。
  但那胖子反應還是挺快的,迅速從褲兜里掏出了槍,迅速上膛,槍口直奔張雲。
  張雲的身子一個迅速迴旋,眨眼間就抓住了胖子的手腕,卸下了他手上的槍。
在胖子掙扎着還要來搶奪的瞬間,「嘭」地一聲兒,瞬間爆頭。
  忽然而來的一聲槍響,打破了街道原本的安靜,蕭茵茵本能地向後躲閃了一下。
  那瘦子見此,爬起來拔腿就跑,已經來不及驚訝,也來不及去想那個窩囊的小子為什麼會這麼厲害了。
  開車的老頭兒也迅速把車開走,急着逃命。
  這個幫凶老頭不是死刑犯,張雲管不了,但他絕不能讓那個瘦子逃了。
這人手裡有槍,逃跑後一旦報復社會,不知道還要造成多少傷亡。
  張雲熟練地將子彈上膛,一隻眼睛微微眯起,對準了那瘦歹徒的後腦……  又是「嘭」的一聲兒,瘦子的後腦勺正中,被打穿了一個血洞,應聲倒地。
  蕭茵茵完全呆住了,片刻後回過神,張雲已經走到她面前。
撕開自己的T恤,露出健美的胸膛,用T恤擦掉了槍支上的指紋,遞給她:「老同學,我送你一個立功的機會。」
  「這……」蕭茵茵看着手中的槍,想着張雲剛才開槍時的熟練手法,還有他在開槍之後,這麼細心地要抹掉自己的指紋,心中忽然有了一個不好的念頭兒。
覺得,這些年裡,張雲是不是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兒?
  從蕭茵茵的眼神里,張雲看出了她的擔憂,笑道:「你放心,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
老同學,多年不見,你還記得我吧?
今天我可幫了你一個大忙,改天別忘請我喝酒啊!」
  張雲擔心那些**過來,不想跟去錄口供什麼的,太麻煩,因而並不多留,往自己的車子處走去。
  「張雲……」蕭茵茵追了上來,道,「你還是等一下吧!
你立了功,我會為你爭取嘉獎的,**會很高。」
  她不想直接追問張雲是否犯罪,覺得那樣有些太傷人了。
如果讓張雲跟着去警局,她可以藉著做筆錄的機會,打聽一下張雲這幾年的生活。
  不是她多疑,實在是,張雲和匪徒交手時的身手,一看就是練過的;還有開槍的姿勢和精準度,一看就是個老手兒了。
  此時她當然已經明白了,張雲一路上表現出的懦弱,都是故意裝出來的,只是為了讓那兩個匪徒掉以輕心。
這樣的謀略、這樣的身手,搞不好是哪一個潛逃的悍匪呢。
  但此時,她反而希望,張雲真的是那樣窩囊膽小的樣子。
  讀書時的張雲,為人可是很正派的,她怎麼也無法把自己暗戀了多年的人,和哪一個潛逃的悍匪聯繫在一起。
  「怎麼啊老同學,你這是要查我的崗吶?」
張雲很理解蕭茵茵的懷疑,見蕭茵茵在如此情況下,還顧及着自己的面子,並沒有用什麼直截了當的話來問,還是挺感念於她的溫柔的。
  拿出了自己的工作證,主動交代道:「我現在在江楓國際後勤部工作,只是個小員工,可不是哪個潛逃的匪徒。
你放心吧,更何況,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啊?」
  在警口兒工作的人,對證件的真假都很敏感。
尤其是江楓國際這種大集團,證件在警局都是有備案的,蕭茵茵一摸,就知道這工作證是真的了。
  而且張雲的最後一句話很觸動她,張雲的確從沒有欺騙過她。
  如果張雲真的是潛逃的悍匪,在她有所察覺的情況下,還不要出手解決了她嗎?
畢竟這條街上就只有他們兩個人,發生什麼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張雲,你誤會了,我真的只是想讓你得到一些嘉獎而已。
你幫忙擊斃了越獄犯,給些嘉獎是應該的。
而且我會幫你多爭取一些。」
蕭茵茵放了心,很誠懇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