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最強三寶:總裁全球寵妻
最強三寶:總裁全球寵妻 連載中

最強三寶:總裁全球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水臨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御瑾 現代言情 盛雲慕

「你就是我夜御瑾的女人,我看你能嫁給誰?」高大帥氣多金的男人背着一個兒子,抱着一個女兒,腿上還掛着一個兒子,奶爸范兒十足霸氣的宣布盛雲慕拖着行李箱連頭都不回,不屑的回擊:「我沒嫁給你,也給你生下三胞胎你覺得一張紙能管得住我?」夜御瑾眼皮巨震,空出一隻手揪住她的後衣領「別胡鬧,全世界除了本大佬,沒有人能和你搭在一起」盛雲慕仰天翻白眼,揮手打掉他的拉扯「胡說!本姑娘百搭」霸總只能無奈對屬下命令:「從此刻開始,夫人身邊不得出現任何木杆、架子百搭?除了我,我讓你都白搭!」展開

《最強三寶:總裁全球寵妻》章節試讀:

夜御瑾涼薄的唇角勾了勾。

有生之年,他居然也有自作多情的時候。

這女人再一次刷新他世界中的第一次。

「記住你的話,不要有一天,你轉頭告訴我,你後悔了。」

他冷硬如萬年冰山似的丟下話,轉身就消失在夜色中。

盛雲慕站在原地看着他高大的身影,快速消失在視線中,壓下心湖中的圈圈漣漪。

她們本就不是同路人,不該再有任何的交集。

如果他能走回正途努力工作,如果她能放棄過往種種仇恨。

或許她會選擇給彼此一個機會。

可惜這世上從來都沒有如果。

初見時的驚艷和美好,創造那一夜的瘋狂。

葯退了,酒醒了,再讓人留戀,也只能狠心斷絕。

如今也不例外。

「小慕?……真的是你?你終於回來了。」

嘈雜混亂的菜市場中,頭髮已經花白衣衫邋遢臟污的老漢,認出她後激動到手足無措。

「五叔,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盛雲慕根據消息來到菜市場,轉了整整兩圈,才不敢置信的停在不起眼的魚攤前。

想當年伍易佰是何等風光?

走到哪裡不是都被人尊稱一句五哥。

誰能想到不過四年的時間,他居然變成一個滿身魚腥味,邋裡邋遢花白頭髮的老漢?

「嗐,五叔這樣也挺好,倒是你這孩子什麼時候回來的?肯定還沒吃午飯呢。走,跟五叔回家,五叔給你燉魚煮螃蟹。」

伍易佰興高采烈的伸好幾次手,最後都礙於自己身手太臟而作罷。

熱情招呼她的同時,他手腳麻利撈出一條最好的鱖魚,又挑選幾隻最新鮮活蹦亂跳的大閘蟹裝好。

這才落下捲簾門,有說有笑的帶着盛雲慕離開市場。

破舊卻收拾規整乾淨的小院,三間小平房,園子里還種着各種青菜。

錦城赫赫有名的金算盤,從五百平的別墅落到這種地方,盛雲慕看的眼睛都泛酸。

「五叔……五嬸呢?」

盛雲慕進屋看一圈,都沒發現一件屬於女性的用品,當即心裏咯噔一下。

伍易佰解塑料袋的手一頓,很快又恢復過來,笑着回答:

「離了。我們倆又沒孩子,她比我小十幾歲,何必耽誤人家呢?你放心!五叔的廚藝也很好,保管你從小就刁的嘴滿意。」

盛雲慕並不想往他傷口上撒鹽,於是安靜的跟在他身邊打下手。

半個小時之後,兩道河鮮加兩道園子里摘的小青菜上桌。

「小慕,跟五叔喝點?」

伍易佰拿出一瓶珍藏的白酒,站在柜子前對她搖搖。

在他的眼裡心裏,盛雲慕永遠是個小孩子。

小孩子若是不喝,他便也陪着她喝飲料。

「好呀!我給五叔倒酒。」

盛雲慕笑着走過去接過酒瓶,回到小木桌前倒酒。

伍易佰坐到搖搖晃晃好像隨時要散架的椅子上,看着杯子里清澈濃香的液體,感嘆道:

「時間真是快,當年懷裡抱着的奶娃娃,如今都能陪叔喝白酒了。叔還記得你四歲的時候,趁着我和你爸下棋,你把我們做賭注的啤酒給偷偷喝了。醉得把牆面撓成一道道的,我們才知道你這丫頭闖了禍。嚇得我和你爸都忘記叫車,輪換抱着你往醫院跑。

到醫院看大夫時,你小臉紅撲撲的睡得可香了。大夫讓多觀察,我和你爸就陪你在醫院住一宿。我們擔心你的情況,一夜連眼睛都不敢眨。第二天你醒來下床活蹦亂跳,還把我的衣帶偷偷系在陪護椅上,等我站起身的時候,差點和陪護椅一起摔倒。」

「啪嗒、啪嗒……」

盛雲慕聽着伍易佰眷戀的回憶過去,眼淚不受控制的從臉頰滾落,滴在她剛剛倒好的白酒中,濺起一個個小水花。

她吸了吸鼻子,咬着唇角讓自己平靜下來,這才坐到椅子上。

「五叔,你和我爸是幾十年的好哥們,我不相信別人的話。我只信你的!」

盛雲慕紅着眼睛隔着淚水看他,酸澀發脹的嗓子發音都有些艱難。

四年前,盛世集團董事長盛擎天被何穎襄實名舉報洗黑錢,所有人都說這些證據來自財務總監伍易佰之手。

盛雲慕的世界一夜坍塌,很多事情都來不及詢問,也來不及處理就離開錦城。

她現在真的很後悔,當時為什麼沒有來找他。

伍易佰一個年過半百的漢子,這會兒也紅了眼眶,喟然一嘆。

足足半分鐘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緒,感慨萬千:

「丫頭,當年你不告而別,我找你整整一年。我以為……我一直以為你相信外面的流言,我以為你恨我。今天你能來,叔這輩子就沒遺憾了!就是現在死,都能閉上眼睛。」

「五叔,您快別這麼說。我從來都沒懷疑過你,只是因為一些事情,我當時不得不儘快離開錦城。如今我回來了,就是要洗清所有人的不白之冤。」

伍易佰看着眸光堅定並無一絲一毫敷衍的盛雲慕,再嘆一聲:

「老何真是養個好兒子,從小就會哄人。整整二十年啊!他騙過選女婿堪比選太子嚴謹的大哥,把你哄到手。憑藉這層關係剛進公司就是部門經理,三年的時間就坐到總裁的位置上,比老何可有出息多了!」

「七年前你和他訂完婚,大哥找我喝酒時說過,何穎襄有能力有魄力,親爹又是經營管理部元老,手底下有不少自己的勢力,只要他是真心愛你,將來他們就是你最好的助力臂膀。加上財務部的我和法務部的你三叔王維嵐,你一定能在最短時間平衡權力過度,他就可以安心退休。」

如今想起曾經的過往,彷彿是上輩子的事。

伍易佰的眸光沉重懷念,灌下一杯酒,頓了頓才繼續說:

「被認定為洗黑錢的那筆訂單,你爸、我、你三叔,老何,何穎襄,以及公司不少高級主管都調研過。最開始我們的確懷疑有問題,畢竟那批貨在海外,還是不能直接轉運進海關的國家,這其中風險太大。我和你三叔都勸你爸,不要接這筆訂單。你爸當時也答應下來,可是第二天上午,他便改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