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最強神醫在都市
最強神醫在都市 連載中

最強神醫在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最強神醫在都市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柳志帆 菱霜兒

劉志帆本是古代神醫,因陷害而被跳崖而亡,但意外穿越到二千年後的世界,重生在一名年輕人的身上!他既可活死人肉白骨,也能殺人於無形他就是超級神醫!也是無上王者!展開

《最強神醫在都市》章節試讀:

菱洪元遲疑沉思,那一雙深沉明智的眼瞳,眼神閃灼不定,久不說話。

  在坐的醫師一陣鼓噪之後,整個議會廳陷進死一樣沉寂,所有的人都將眼神固定在菱洪元身上,時下,沒有人能測度到菱洪元的想法。

  吸取個得了精神病症的病號的醫療計劃,這是天下之詼諧笑談!

  這件事情倘若傳開,他們那些醫師還好意思見人么?

  營長寧志勇和身邊的兵士,面色好似受了苦草一樣奇怪,皆用一種異常眼神在端詳身邊,兩手肩負在後面腰肢挺得筆挺周正的柳志帆,着實不可思議,他是一位智障,剛剛還讓他給組織長診過,這件事情倘若讓組織長清楚……想到這兒,寧志勇就覺身軀狂冒寒意。

  「胡攪蠻纏!這忒胡攪蠻纏了!這像樣么?這是在開急救大會么?柳志帆連執業醫生資格證也沒有,可以給病號看病么?咱們該咋給病人親屬交待?」張天敏面色震怒,一拍桌站起身來。

  菱洪元終於張口講話了,淡淡的望了一眼張天敏,說道:「張副正院長,柳志帆雖說是位病號,就聽他剛剛的建議己經證實,他對中醫有一定成就,他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剛剛讓你們張口,一個一個都和啞子似地,現在柳志帆拋出的計劃,讓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他勇於突破常軌,甩脫蹩腳醫生的食古不化之見,你們卻用人家有精神病症來否定、彈壓這個非常好的計劃,一個人的醫技、品德,和這有聯繫么?現在是個別情況,必需特別對待。就將柳志帆當作我院方請過來的後援醫師。」

  他這番話擺明是在暗笑在坐大家。

  張天敏卻是心裏陰笑,說道:「菱正院長,你是中醫界元老,在這兒你,你的話份量最沉重,說服力最強,但是依照柳志帆的法子,用毒劑來給病號醫治,出了狀況,哪個來擔負這個責任?這是十三條性命!當中還有位是軍隊的師長!」

  「我樂意負責。」柳志帆抑揚頓挫道。

  講着,跨起腳步來到張天敏面前,作為不屑地瞅他一下,說道:「如不能夠治好病號的病症,我柳志帆用死來贖罪!」語落,他使勁咬破左手指頭,眉梢都沒有皺下,在檀木桌上揚手快書,願一命償一命!

  大家都獃獃瞅着柳志帆這癲狂動作,甚而都忘記了去制止。

  他的血字,飄飛囂張,寫意絕俗,叫人見狀都感嘆,只是這手好字,沒有渾厚筆法底蘊,是寫不出來的。

  最後一個筆劃一揮而就,他在末端重重按動自己手印。

  「諸位還有什麼說起?」柳志帆堅決有勁地問道。

  菱洪元眼光裏面的眼神,對柳志帆賞欣有加,說道:「我樂意替柳志帆做保證,出現一切後果,我負責!」

  「失心瘋了!真的是失心瘋了!」

  「正院長他到底在想什麼?」

  大家霎那沸騰、驚駭!

  柳志帆的醫治計劃夠聳人聽聞,可不曉得正院長是不是也失心瘋了,竟然樂意以自己的職務來替柳志帆做保證,這叫人難以想像!

  張天敏聽着菱洪元的話,初時反應不是驚異,而是暗喜。

  倘若這一次醫治計划出現了意外,那一切後果是菱洪元來抗,他這個正院長職務一定是保不了的,那麼自己就有機會提升百姓醫院頭把交椅!那時應和菱洪元的意思,說道:「大家要相信正院長,他不會拿病號的生命來鬧著玩兒,當前時間緊迫,馬上準備給重病病號搶險吧。」

  大家聽了張天敏這番話,心中都心中大罵他是混帳東西,為自己的前程,可以不吝拿病號生命當賭注!在大庭廣眾下講出這卑鄙不要臉之極的種話,麵皮己經的城垣還厚,聒不知恥。

  菱洪元冷笑着,隨即瞅着柳志帆,說道:「柳先生,你要用到什麼醫療器械儘管跟我提,咱們會盡量給你配備齊整。此外,你還要先寫下藥方子,咱們才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在藥店配好葯。」

  「我需要一位助理,還有一套針具。」柳志帆道。

  菱洪元說道:「在坐諸位都是擁有豐富實踐經驗的醫師,你能隨意遴選。」

  柳志帆說道:「不知道小霜現在何方,我就要她。」

  「小霜?」小撮數位醫師眉頭深鎖,整個百姓醫院中,只有他們清楚小霜,指的是什麼人。

  菱洪元稍感吃驚,但是也爽利答允,說道:「沒有問題。至於針具,讓稍候讓小霜取給你。」

  柳志帆點下頭。

  張天敏將一張空白紙和一支金筆推到柳志帆面前,讓他寫藥方子。

  柳志帆蹩手地拿了金筆,就快速寫上自己需要的毒劑藥草,落筆,拿着藥方子親自交給菱洪元過眼。

  菱洪元見狀,面色越趨驚訝,片刻之後,就對李銀河流:「李主任,將柳志帆帶至1號重病檢查管理病室。」講完,他不管大家迷惑的面色,左手抓緊藥方子加快速度離開了議會廳。

  ……

  1號重病檢查管理室病室里的病號,己陷進昏迷。

  家人都在病室外急躁等候醫師的搶險措施。

  這時,柳志帆換了一身銀色褂子,這是李天河給他換了的,是害怕病人親屬對柳志帆的病號身份有疑忌,柳志帆他連執業醫生資質也沒有,但是有菱洪元給他做保證,這一切沒有問題。

  李天河給柳志帆打開重病檢查管理室正門,在他耳畔輕聲囑咐說道:「我不管你是出自什麼目的提出這個醫治計劃,但是正院長選擇信賴你,我無言以對,為百姓醫院的榮譽和病號的生命設想,希望你這不是在拿那麼嚴峻的事開我們的玩笑。」

  柳志帆說道:「醫生,經世救民,這是我的責任。」講完,他舉步進入急救室內。

  菱霜兒己在裡邊等他,看到進來的柳志帆,在她心中不曉得是什麼味道……整個百姓醫院,也只有她跟柳志帆共處最多,十分了解他,一個連當代常識都不曉得的傢伙,讓來給重病病號治療,難道是祖父老傢伙啦?

  這些醫師都奇怪圍於病室外,好似觀戲一樣旁觀這個菱洪元一手引導的笑劇!笑話!

  ……

  「祖父讓我將這個交給你,他講,倘若你能夠治好重病病號,這個就當成酬禮,饋送給你。」菱霜兒將一個樸素的青檀盒子交到柳志帆手裡,一瞧這個匣子就知道有許多年的歷史。

  柳志帆接下匣子,將蓋子推開,一套雅緻閃耀的針具盛排在面前,質料為足金,做工完美到了極致,非平常針具可的。

  菱霜兒認真凝視着柳志帆的面色,心中都要快不能承受那樣的激動了。

  這一套《宓羲豪針》一直被祖父視作奇珍,他會願意當成禮物饋送給柳志帆,到底搞什麼飛機?

  「我這為了救人危難生命,又咋受得起這一份大禮?」柳志帆略微撇嘴,來到病號身旁,先用左手倆捱開病號眼帘洞察。

  「把病號的衣裳脫掉,是周身!」柳志帆最後特地加大口氣。

  「呀?」菱霜兒面頰羞紅,可現在救命打緊,她也顧忌不了如此多,按照柳志帆的話,快速脫去病號周身的衣服。

  柳志帆此刻己經從針具盒內抽出一枚銀針,稍微沉聲,等病號呼吸的時候,一陣確切刺進病號任脈首穴,會陰,進針得氣,等病號吐氣的時候快速出針做為瀉法。

  而病號吐氣的時候進針,呼吸的時候出針這是補法。

  柳志帆以銀針進、出,協助病號的呼吸規律,分別以補瀉法扎刺病號十二正經上的穴道,銀針在他手裡揮灑自如,神奧無的,就像在做刺絲雜技表演一般,讓菱霜兒瞧得傻眼。

  「天哪!他這用的究竟是什麼針技?以這針技針灸病號的十二正經穴道,這又是什麼針術?」在病室外墊起腳尖張望的一位中醫科醫師瞧得傻了眼,完全被柳志帆展露的刺絲手段所征服。

  「他才多大的年歲?施針這樣精確,一點不差,莫非他尚在胞胎里時在學針術了么?」

  到場數位中醫科醫師都受到激動得快不行。

  其它醫師都感覺現在發生的一切宛如夢幻一般,這樣虛幻。

  柳志帆只是這百姓醫院內的一位肝癌病號呀!

  他的醫技,哪可能的那些老資格中醫科醫師還奇妙?

  菱霜兒手持一條皎白手巾,時而為柳志帆揩拭面頰的汗珠。

  柳志帆因為患有血症,身體本就羸弱,何況這呼吸補瀉法下針時間又是最長的一類針技,對他的氣力、氣力損耗很大,是個繁重挑戰。

  他這針技,就是源於萬草堂門徒治療重病病號的時候所用的《九脈針術》!

  針灸完病號的十二正經穴道。

  柳志帆收針,換用嘉陵針,採取點刺法,快速點刺剛剛用呼吸補瀉法針灸過的病號的十二正經穴道,針入半點既出針。

  沒過片刻,就見到病號被點刺過的穴道,漸漸流動出一陣暗紅色的黏稠血液,並傳過來一股非常倒胃口的臭氣。

  最後一針灸完,柳志帆全身已經是揮汗如雨,將嘉陵針收入針具盒中,長鬆一口氣說道:「我己經用針術將病身體里臟腑鬱積的毒邪誘出身體,在吞服我給的藥方子,即可擺脫生命之危。現在去治療下位病號吧。」

  「柳志帆,可你身體己非常羸弱了,倘若在強自下針,我害怕你會……」菱霜兒顧慮道。

  見識到柳志帆這奇妙醫技,她甚而忘記了去思索柳志帆本來只是一位工人身份,她心裏,柳志帆已經是一位醫技高明的中醫。

  「在沒有治好所有病號以前,我不能歇息。」柳志帆撇嘴。

  「好,我現在領你去2號病室。」菱霜兒顧慮地點下頭。

  ……

  重病檢查管理室病室門被推開。

  所有醫師都一臉震驚地瞅着走出的柳志帆,腦袋思索幾乎偏癱,什麼也說不出口。

  「醫師,我夫君的情形如何啦?」一位妙齡女郎和四名病人親屬霎時一起圍過來緊張問詢。

  柳志帆說道:「經我針術醫治,己沒有大的問題,等他吃藥之後,在休養些微時間癥狀即可康復。」

  講完,他隨着菱霜兒馬上進入一邊的2號重病檢查管理室,故伎重演給病號下針。

  這時,菱洪元慌慌張張趕過來了,不管老邁的身體,強自擠得病室大門外張望柳志帆的情形,然後,他的反應和後面所有醫師一樣,身體幾乎轉眼岩化,連他都瞧不出來柳志帆用的是什麼針術。

  第三位病號,是柳志帆所在的白病房內的那一位軍隊師長。

  柳志帆以前在議會廳裏面的故事,早就在兵士之間傳得滿城風雨。

  寧志勇是以前見過柳志帆用那奇妙針術治好了二位重病病號,這才同意讓柳志帆給組織長醫治。

  「正院長,外邊來了很多新聞記者,講咱們百姓醫院發生了重大醫療事故,要進來訪問,警衛快擋不住了。」一位白衣天使連忙跑來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