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新兵
最強新兵 連載中

最強新兵

來源:google 作者:吃齋道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月兮 趙羽 都市小說

非玄幻,無金手指【日常+逆襲+兵王+氣功+比武+個人努力+正能量】單女主,無後宮,有曖昧性格堅毅的趙羽,任何事情都不服輸,一定要與人比個輸贏十八歲進入部隊,人生從此開始逆襲娶教官收小弟潛入他國當卧底…「說,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女人?」「她都四十多歲了,我怎麼會喜歡一個老女人?」「屁!老娘比你大六歲,還不是照樣娶了做老婆」展開

《最強新兵》章節試讀:

陽光普照,天空蔚藍。

星期一上午都是隊列訓練,吃完午飯就是休息時間,大家都在寢室抓緊時間休息。

下午,起床號響起。

掀開蓋在身上的軍大衣,以最快速度疊成一個長方形,小心翼翼放到豆腐塊一般的被子上面,順手整理好已經皺掉的床單。

拿起腰帶,戴好帽子,班長帶着新兵魚貫而出,很快就在操場上排成了整齊的隊伍。

這一周輪到二連長值班。

通過指令不斷調動各排跑動,最後在廣場中心圍成了一個大圈,連長澤一個人跑到圓的中心。

「所有隊伍的第一排,聽我命令,蹲下!」

「隊伍最後一排,都有。左跨半步,走!」

確認所有人都能看到中間位置,二連長跑步來到四排長前面,認真而又莊重的敬了一個軍禮。

「教員同志,巴山新兵營所有官兵,應到246人,實到246人,現已集合完畢,請指示!新兵營值班連長,趙凱。」

換上軍裝的四排長更加英姿迸發,向趙凱回了一個標準的軍禮,然後下達命令:「請稍息。」

起步來到了人群中間,朝四方展示軍禮。發現新兵臉上寫滿了疑惑,月兮於是開口解釋。

「通過營長和各位幹部一致決定,將擒敵拳的時間提早一個星期。今天開始,早上還是正常的隊列動作,下午就由我來教導你們。」

故意停頓,四排長用眼角瞟向四周。發現大家臉上的表情都有變化,特別是新兵,一個個簡直激動萬分。

全都是豆蔻年華,體內的熱血也格外容易沸騰,聽到擒敵拳就想到了江湖大俠。就算沒機會仗劍天下,也能憑藉手上的拳頭,與那些壞人論個是非。

原地就能感受到新兵身上迸發的熱情,四排長滿意的點了點頭,收回笑容,終於開始期待已久的教學環節。

「下面教你們擒敵拳的起手式,【準備格鬥】。」

「動作從【立正】開始,聽到命令後,身體左轉,兩隻手快速握成拳頭,右手拳面與下顎平齊,手肘緊緊貼住前胸,用來保護身體。腋下用力夾緊,不要留一點空隙。」

「左手舉起,置於胸前約三個拳頭的距離,拳面朝天,左手拳眼對着眼睛,手肘彎曲成四十五度角,與右手保持相同高度。」

「左腳向右後方,後撤半步,推動身體向左轉動九十度,右腳順勢左轉,前後雙腳拉開成弓步。兩腿相隔一肩半的距離,胯部打開六十至八十度左右。左腳腳尖墊起,右腳稍稍彎曲,整個身體重心前傾。」

「雙眼緊緊盯住前方,低頭含胸,下巴一定要收回來,餘光隨時注意四周的情況。」

講解的非常詳細,配上四排長颯爽而又標準的動作。再簡單的動作,在她手裡都可以變得賞心悅目。

有些人天生就適合習武,隨意練習就能達到常人所不能企及的高度。

這就是天賦!普通人羨慕不來。

班排長剛想帶隊隊伍,回到各自的場地進行分開訓練,然而月兮並沒有讓他們離開,反而將眼睛望向二連九班的方向,對着隊列神秘一笑。

「二連九班,趙羽!」

「到」

「出列!」

「是」

完全是莫名其妙,根本想不到四排長接下來會幹什麼,趙羽一路小跑來到她的身邊,內心慌張的看着女人,實在猜不到她又要耍什麼手段。

「這位新兵,我昨天見過他使用擒敵拳,沒想到咱們營還有個習武奇才,所以臨時決定讓他出來做演示一遍。不用害羞,我十分看好你。」

月兮特意提高說話的分貝,好像生怕其他人聽不到一樣。用心惡毒,行為不正,完全配不上她的教員身份。

「報告教員,我的動作根本不標準,不想出來獻醜。」

「我說標準就是標準,要你出來解釋什麼?一個新兵話那麼多,剛才有誰讓你開口講話了?」抓住一點就牢牢不放,四排長不等別人開口,立刻下令。

「九班趙羽,單兵口令:稍息,立正!」

「擒敵拳預備,準備格鬥!」

已經正式下達命令,趙羽只好依照剛才所教的動作,撤步、轉身、抬手、彎腿。

「嘿!」

動作有氣無力,尾聲也是故意拖的老長,整張臉就差寫上無奈二字。

這時候沒有人敢出來替他說話,新兵營說起來有好幾百人,其實也就那麼大一點,昨晚的事情早就傳遍全營,傳言甚至插着翅膀,以最快的時間飛到各往各個連隊,成為大家口中的趣聞。

再說月兮也只是行使她教員的權利,並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在場的眾人就當看一個樂,反正不會牽扯到自己就對了。

「非常好,非常好。這是一個非常完美的反面教材。」

「大家仔細看他的拳頭,拳眼是朝向右邊的,整個拳頭軟塌塌無力正對敵人,打別人一拳還能把自己弄折掉。」

「再看他的下巴,揚起來可以戳死螞蟻,敵人只要一拳就能當場去世。還有兩隻腿的距離也太遠了,整個人容易重心不穩,對戰時別人只要一掃,他就會立刻倒在地上。」

「就像這樣。」說完還用小腿輕輕勾住趙羽的左腳腳踝,只是微微往後方用力。

立刻感受到身體在搖晃,重心不穩甚至有倒下的趨勢。左腳腳尖雖然還在地上,可惜已經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撐住身體。

搖搖欲墜,排山倒海。

難道就這樣被她當眾羞辱?絕對不能接受!

趙羽也不是吃素的,先是假裝摔倒失去了身體的控制,雙手在空中無規則的亂揮,趁大家驚訝麻痹的時候,突然伸長手臂,依靠倒下時巨大的力量,手掌狠狠拍在四排長的帽檐上…。

「啪!」

綠色軍帽飛上空中,完整轉體七千兩百多度,落在地上濺起一片灰塵,只看得眾人目瞪口呆。

「他好牛啊!」

「他絕對是故意的。」

「新兵營還有兩個多月,他要怎麼過呀?」

「四排長好像對趙羽有點那個意思…。」

……

在場的人越多,各種奇怪的想法也是天馬行空,從粉塵細菌到天地萬物,甚至已經有人考慮宇宙是什麼時候誕生的。

全場只有四排長最尷尬。

只見她轉過頭瞪了一眼趙羽,彎下腰撿起落在一旁的帽子,拍去灰塵戴在頭上,臉上露出難以言喻的笑容,對着已經倒地的新兵,「慈祥」的說。

「呵呵,反應迅速,動作敏捷。新兵你確實有潛力,我的眼光沒有出錯。接下來趙羽跟着我進行特別訓練,爭取早日成為一名優秀的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