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修真高材生
最強修真高材生 連載中

最強修真高材生

來源:google 作者:妖影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妖影 林鋒 都市小說

無前世,無來生,不在命運長河中,不在時空長河顯,「歸墟」命格的擁有者林鋒在點爆東瀛山之前立下誓言,若真有天命,就讓我來世斬盡大夏之敵,大夏龍魂不滅,大夏國運永昌!展開

《最強修真高材生》章節試讀:

「林鋒,投降吧!反抗是沒有出路滴!」

「只要你交出天命玉碟,我大倭國是不會虧待你滴!」

倭國東瀛山頂峰,一群身着黑衣,頭戴金菊面罩、手執武士刀的倭國忍者將一男子團團圍在懸崖峭壁邊上,男子再後退一步,就是岩漿翻湧的火山口。

男子年約四十歲,上身披着一件飽經風霜的棕色夾克,下身是一條透着幾個破洞的黑色牛仔褲,板寸頭,身高一米八左右,容貌並不出眾,但眼睛顯得格外有神,臉上一道自左眼角到右嘴角的疤痕更是平添一絲煞氣。

他叫林鋒,影閣組織現任掌舵人,藍星排名前三的軍火走私商,也是震驚整個藍星的冬京223特大爆炸案的始作俑者。

為什麼叫冬京223特大爆炸案,因為這是發生2035年2月23日的特大爆炸案,爆炸的地點位於倭國首都冬京靖國神社的中心處,而這一天正好是倭國的國慶日。

林鋒舔了舔乾涸的嘴唇,臉色掛起一絲邪笑,縱然是被群敵包圍,但這麼多年腥風血雨的經歷早已讓林鋒忘卻生死。

「真是太可惜了,沒能把老毛子的蘑菇蛋帶過來,不然可以送你們的天皇去見閻王,對了,你們這群畜生哪裡有資格見閻王,說你們是畜生都有點侮辱這個詞,再給我一次機會,一定把你們倭國從藍星給抹掉!呸!」

林鋒虎目一瞪,手中唐刀直指每一個敢於上前的倭國忍者。

「八嘎呀路!既然冥頑不靈,那你就給我下地獄去吧!」

為首的天忍不敢再做耽擱,手中武士刀直劈林鋒,山腳下已經傳來了廝殺聲,是林鋒的影閣成員在進攻。

為了斬殺林鋒,倭國已經出動近乎全部的忍者,整整三天三夜的圍剿,從冬京市區一路追殺到東瀛山之巔。

死在林鋒手中的天忍數量超過十人,上忍和中忍斃命的數量更是高達百位,再加上靖國神社爆炸中死傷的人員,直接或間接因為林鋒死亡的倭國民眾已經超過十萬,比得上一場大型屠殺。

這一次不單單是讓倭國在整個藍星丟盡了臉面,更重要的是倭國的國寶天命玉碟被林鋒盜走了,這可是倭國在上個世紀對大夏作戰得到的最重要的成果之一。

根據倭國上個世紀最有名的陰陽師所言,這天命玉碟不單單有着大夏的兩成國運,更藏着長生的秘密。

當初為了得到天命玉碟,倭國侵夏的一支精英特種師團全部玉碎在大夏國的長白山,連帶埋進去的還有整整黃金一代的倭國陰陽師。

想要從大夏國的鎮國氣運神龍嘴裏搶奪至寶,豈能不付出代價!

若非當時大夏的國運孱弱,倭國豈能得手!

但這天命玉碟的功效是恐怖而強大的,倭國雖然戰敗,但屬於大夏的天命玉碟卻流落倭國,戰後更是被鎮壓在供奉幾百萬陣亡士兵的靖國神社之中。

加上倭國老一輩陰陽師的集體獻祭,倭國直接將屬於大夏國的兩成國運據為己有。

若非如此,當初直接吃了美麗國兩顆核彈的倭國早就島沉太平洋了,更何談戰後的迅速崛起。

可以說,戰後倭國能夠迅速崛起和竊取了大夏的兩層國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但在今天,這一切都被眼前的叫做林鋒男人給顛覆了,靖國神社直接被五枚雲爆彈轟上天,倭國戰犯的骨灰連同鎮壓天命玉碟的法陣一起煙消雲散。

爆炸掀起的氣浪直接在冬京的上空綻放了絢麗的蘑菇雲,但屬於大夏的天命玉碟卻毫髮無損,而且落入了林鋒的手中。

倭國的天皇已經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將天命玉碟帶回,否則追殺林鋒的這些忍者就等着破腹謝罪吧,連帶忍者背後的家族都跑不了。

可以說這些忍者自己連帶家族的命運都被林鋒捏在手中,恨之入骨都無法形容這一眾忍者的心情,在倭國忍者看來,林鋒不單單是恐怖分子,更是往倭國心窩裡捅刀子的無恥小偷。

「鏗!」

唐刀和武士刀的碰撞聲震得人耳膜彷彿撕裂,林鋒壓住湧上喉間的熱血,奮力一腳踹在天忍的胸口。

沒等林鋒有喘息的機會,前方六把明晃晃的武士刀再次斬來。

「邪龍斬!給老子滾!」

林鋒爆喝一聲,拼着左臂被砍下的風險,身軀不退反進,右手唐刀向前橫掃而過,快到眼睛都來不及眨,直接就是生死相搏。

鋒利的唐刀從左往右切開了五名上忍的腹部,瞬間送他們去見了天照大神,但天忍的武士刀卻直接將林鋒的左臂齊根斬落,霎時間滾燙的鮮血如泉噴。

「我、草你大爺!」

劇烈的疼痛刺激的林鋒狂性大發,原本被壓制的傷勢在左臂丟失的情況下徹底爆發,體內的真氣狂暴大作,哪怕能活下來,林鋒也明白自己是徹底的廢掉了。

既然如此,那麼就戰個痛快!

「去死吧,你這頭大夏豬!天照大神的榮光照耀整個大倭國!」

天忍手中的武士刀捲起一道無形刀氣,他要拚命了,沒有誰會小瞧眼前的男人,這可是被整個藍星真武界冠以邪影刀皇的存在,不管他是窮途末路還是瀕臨絕境,輕視他的人早已成為刀下亡魂。

「噗哧!」「噗哧!」

兩道長刀入肉的聲音響起。

「又拚死了一個,值了!」

林鋒看着眼睛裏充滿不甘的天忍,嘴角再次掀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從半空中就可以清楚得看到,林鋒的唐刀直接貫穿了天忍的心臟。

相同的,天忍的武士刀一大半沒入林鋒的腹部,鋒利的刀氣在兩者體內同時爆發,內臟早已千瘡百孔,唯一幸運的是林鋒用僅有的真氣護住了心脈,吊住了最後一口氣。

「不愧是邪影刀皇,竟連斬我大倭國十二名天級忍者!」

就在林鋒藉助死去的天忍穩住身軀的時刻,忍者包圍圈的最外層,一名留着山羊鬍須,身着陰陽道袍,手提武士刀,踩着倭國木屐鞋的老者走到林鋒身前不到十米的地方。

「終於捨得出來了嗎?龜田一郎,你這隻老王八,可真夠能忍的,咳咳咳!」

林鋒一把推開天忍的屍體,連帶抽出了插在腹部的武士刀,滴滴冷汗布滿額頭,藉著唐刀撐地,林鋒抬眼冷視來人,只是伴隨咳嗽吐出來的還有一小塊內臟殘片。

「死到臨頭,徒逞口舌之快!交出天命玉碟,否則你的影閣將會為你陪葬!」

龜田緩緩拔出武士刀,陰鷙的眼神像看着一隻垂死的獵物。

「老王八,想要天命玉碟,你可以過來試試。」林鋒不屑道。

「嘴硬!剛剛我上山的時候抓了一個人,想必你會非常感興趣。」

龜田一郎沒有在乎林鋒的諷刺言語,右手向後一勾,兩名上忍手持鐵鏈拖出一道林鋒熟悉的身影。

「小師弟!」林鋒驚呼。

「你認識就好!」龜田一郎冷笑道。

「狗日的!你動他一下試試!」

林鋒暴怒,目光更是睚眥欲裂,被抓過來不是別人,正是和林鋒一起經歷無數腥風血雨的同門師弟。

「大師兄!別管我,殺了他們! 為師父報仇!為影閣一百五十六位同門師兄弟報仇!」

吳傑奮力想要掙脫手腳上的鐵鏈,但身軀卻不受控制的打起了擺子,隨即無力的癱倒在地上。

「老王八,你對他做了什麼!」

林鋒強撐一口氣,吳傑的狀態明顯不對勁,額角青筋暴起,牙關緊咬像是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痛楚。

區區一條鐵鏈竟然捆住了身為地級武者的吳傑,這一幕讓林鋒心頭髮冷。

「還能是什麼,只不過是把用在你師父身上的手段重演一遍罷了,你放心,我很有分寸的,只是震斷了他全身的經脈,日後練不了真武罷了。」

龜田一郎眯眼笑道,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草你媽的!咳咳!!」

林鋒口中氣血翻湧,一口熱血噴洒在唐刀手柄上,林鋒自然知道在吳傑身上發生了什麼。

鬼頭奪魄針,倭國陰陽界壓箱底的寶物,從大夏秦朝時期傳承至今已有兩千多年。

這鬼玩意專破武者真氣,非天級武者不可抵擋,而中者將受百鬼噬魂之痛,哪怕能救回來,剩餘的壽命也活不過一年。

當初林鋒的師父就是倒在了倭國的鬼頭奪魄針之下,連帶前去救援的一百五十六位同門子弟全軍覆沒。

此等血海深仇,足以讓林鋒帶着整個影閣組織和倭國玩命,家仇國恨一起算!

「老王八,我答應你的條件了,不過這天命玉碟你得親自來拿,先交人,後交貨,否則你懂得。」

林鋒目視龜田一郎,右手輕拍刀柄,向吳傑做了一個極為隱秘的手勢。

「林鋒,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五米之內,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逃過邪影刀皇的襲殺,若非你即將油盡燈枯,我甚至不會出現在你的眼前。」

龜田一郎捏了捏山羊鬍須,直接戳破林鋒心中所想。

「真是人老成精,千年王八萬年龜!」

林鋒心頭暗罵,這龜田一郎不愧是倭國活得最長的陰陽師,一眼就看穿了林鋒的所想,甚至連林鋒的身體狀況都一清二楚。

龜田一郎猜對了,現在的林鋒只有一擊之力。若非天級巔峰的真武修為在強撐,恐怕林鋒早已失血而亡。

哪怕是現在,林鋒能撐的時間也不多了,雖然師兄弟二人陷入絕境,但屬於大夏國的天命玉碟說什麼也不能落入倭寇手中,否則林鋒無顏面對死去的師父,更愧對大夏國的億萬同胞。

龜田一郎害怕林鋒直接帶着天命玉碟投身火山口,林鋒也怕龜田一郎直接一刀把吳傑給劈死,雙方都在顧忌,但時間拖的越長,對龜田一郎越有利。

「不能再拖了,再這樣下去只能便宜這幫倭寇! 影閣秘法,精血燃燒!給我爆!」

「殺!!」

林鋒動了,天級巔峰的武者氣息震懾全場,手中唐刀更是直取龜田一郎,殺敵先殺首!

有同樣想法的不止林鋒一個,龜田一郎也動手了,澎湃的天級巔峰氣息直逼林鋒,沒有人能想到這龜田一郎竟然能打破陰陽師不可習武的鐵律!

意外! 出乎所有人的意外!

龜田一郎欺騙了在場的所有人,從頭到尾龜田一郎就沒打算通過交易的方式得到天命玉碟,這一切的鋪墊都是為了擾亂林鋒心神,耗盡林鋒的最後一口真元,好讓他在關鍵時刻將林峰一刀斬殺。

「邪龍斬!殺!」

「式神一刀斬!殺!」

「轟!!」

刀刃碰撞聲猶如驚雷炸響!

一黑一白兩道極致的刀光閃爍東瀛山巔,漫天的刀浪席捲全場,除非達到天忍或天級武者的境界,否則皆如稻草,直接被腰斬。

煙塵消散、鮮血殘肢腥臭味鋪滿整個東瀛山的頂峰,還活着的只有三人,林鋒、龜田一郎、以及被兩個倒霉的上忍擋住刀氣存活下來的吳傑。

「師弟,恐怕這次我們是回不去了!」

林鋒的落腳處離吳傑不過兩米,在林鋒右胸口,一個前後通透的大洞格外的顯眼。

「師兄,回不去就不回了,雖然埋骨他鄉,但有這麼多倭寇給我們陪葬,夠本了!若有來世,你我兄弟並肩再戰!」

吳傑此刻的精神極好,沒有痛楚,只有滿臉的笑容,乾淨、堅定,但這一切不過是在影閣秘法刺激下的迴光返照罷了。

「死到臨頭了,還在裝神弄鬼!」

龜田一郎不屑的聲音傳來,他同樣受傷不輕,林鋒極致的一刀震傷了他的五臟六腑,但對比林鋒的狀態,龜田一郎好的簡直不能再好。

「龜田一郎,你以為你贏了?知道我們大夏國的傳統嗎?就是臨死得拉上個墊背的,否則黃泉路上沒有你這老王八作伴,我怕死不瞑目啊,哈哈哈!」

林鋒笑了,肆意而張狂的笑,吳傑也笑了,放聲大笑。

聽聞林鋒所言,龜田一郎的腦海中靈光一閃,頓時面色極為難看,深諳大夏文化的他豈能不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八嘎呀路!」

龜田一郎爆喝,該死的!

世人皆知林鋒邪影刀皇的名號,卻極易忽略林鋒的另一重身份,藍星排名前三的軍火走私商!

而他現在腳底下踩着的正是世界排名前十的火藥桶,東瀛山可不是死火山啊!

難怪林鋒在無法離境的情況下會往東瀛山跑,他媽的影閣這群瘋子就沒打算活!

「現在才想到,晚了!」

林鋒笑着從夾克內襯中拿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圓形龍紋玉佩,與此同時,吳傑也從腋窩下掏出一個精緻的微型起爆器。

二十年並肩作戰的默契,吳傑豈能不知林鋒在決戰前打的影閣內部手勢!

那個手勢的意思也非常簡單,就是東西在嗎?

而吳傑肯定的眼神讓林鋒下定決心,既然無法脫身,那麼兄弟二人拉着整個倭島共赴黃泉,豈不美哉!

一道奪命刀氣直撲林鋒、吳傑二人,林鋒看都不看一眼,抬手間唐刀自動暴掠而出!

「你突破了!!」

龜田一郎無法想像,林鋒竟然在剛剛的對決中突破了,踏入了那個他苦苦追求百年的傳說境界。

「是啊,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林鋒冷笑道,心中卻是感慨萬千,境界的突破來得那麼突然。

可惜施展影閣秘法的身軀斷絕了生機,現在和龜田一郎廝殺的不是林鋒,而是唐刀本身。

這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境界,我意即天意,天人合一。

無人掌控的唐刀直取龜田一郎,藉助林鋒日積月累殘留在刀身中的能量,和龜田一郎展開瘋狂廝殺。

林鋒很清楚唐刀堅持不了多久,只要能夠拖住龜田一郎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足夠了。

「哪怕你是神,我今天也要將你斬殺,龜道流,式神一刀斬!」

龜田一郎殺紅眼了,今日想要脫身唯有死戰,嫉妒與憤怒的火焰在龜田一郎的胸中燃燒,他今天見證了整個藍星真武界的奇蹟。

時隔千年終於有人再次踏入那個傳說中的境界,但是創造這個奇蹟的卻不是他,而是比他整整年輕了一百歲的林鋒。

「我大夏的瑰寶豈容異族染指,天命玉碟,若真有天命,那就讓我來世斬盡大夏之敵! 大夏龍魂不滅,大夏國運永昌!!」

林鋒的獨臂高舉天命玉碟,目光遙望故土的方向,雄渾的聲音響徹整個東瀛山巔!

「大夏龍魂不滅,大夏國運永昌!」

吳傑口中默念,眼神同樣遙望故鄉,恍惚間,林鋒和吳傑都看到了那條歸鄉的遊子路。

在岩漿之上、火山口深處,一個隱秘性極強的人工山洞裏堆放了足足十噸的TNT炸藥,伴隨起爆器的按壓聲落下。

「轟!!!「

滔天的岩漿與蘑菇雲升起。

東瀛山,這座藍星上沉寂了三百餘年的特危活火山。

在今天,被點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