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修真戰神
最強修真戰神 連載中

最強修真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己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楚生 蘇陌 都市小說

三年前,蘇陌父母慘死,家族被滅,得恩人救助,而後踏入修真界在修真界,他以妖為奴,以魔為仆,踏滅萬仙成就不朽戰神!如今新的起點,他將滅世仇,報恩德,一眼滅仙,彈指遮天!展開

《最強修真戰神》章節試讀:

第七章 誰敢動他,我就殺誰!

「我靠,趙明凱也劍指葉老啊!」

「這是共謀吧!」

「顯然這群人是想整葉老了。」

「哼,要不是葉老的大徒弟和二徒弟不在,輪得到這群人囂張嗎!」

「葉老是我們北城泰斗,這群人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如此激怒葉老!」

在場的一些人有些義憤填膺,接二連三的挑戰葉老,讓他們非常不滿。

「肅靜!」一名老者朗聲開口,維護場面。

「規則又沒說不能一直挑戰一人。」趙明凱望着四周的人,面露不屑。

而後趙明凱望向葉老,露出淡淡笑意:「葉老,你看比嗎?」

「你輸了,你給什麼?」葉逢春鼻孔吐出兩團濁氣。

「我輸了,我將武館給你!」

「好!」葉逢春直接答應。

其實他不答應也得答應,因為從古至今,被挑戰者基本上都沒有拒絕。

如果拒絕,那會被整個商界和武道界的人看不起,根本不可能再待的下去,哪怕他是北城泰斗。

「我就派出我的大弟子趙序。」

趙明凱話語一出,他身後的一名年輕男子直接上了擂台。

「不要臉!」

有人立馬罵了出來。

確實如此,明知道葉逢春的大徒弟和二徒弟不在,還派出大弟子。

而趙明凱根本不理會周圍人的罵聲,施施然的坐了下去。

葉逢春此刻也無法保持淡然,一雙眼神陰沉的可怕。

葉逢春望了一眼身後的弟子,開口道:「誰出戰!」

沒有人回答,一群弟子都是低下了頭。

他們知道無法戰勝趙序,不想丟臉。

「輸贏無所謂,我只問你們誰敢出戰!」葉逢春的聲音再次傳盪四方。

「師傅,我去!」

葉逢春的小弟子梅正站了出來。

「師弟!」

許多人都是勸阻,他們去都必敗無疑,更不用說讓一個剛入門還不到半年的去。

「好!」

可誰知葉逢春卻是點頭答應。

梅正剛上擂台,便是被趙序一腳踢中,直接倒在了擂台上。

兩人差距太大了,梅正豈是趙序的對手。

原本此刻應該結束,可是趙序卻是一腳踏在梅正胸口,讓其肋骨盡碎。

「垃圾,我今日就讓你命喪擂台!」

趙序再次一腳踏下,準備要了梅正的性命。

可是葉逢春出手了,直接飛身一躍上了擂台,一腳將趙序踢飛。

趙序撞向柱子,狂吐鮮血,顯然受傷不輕。

而趙明凱卻是大怒道:「葉逢春,你違規了!」

「我沒殺他已經算是給足面子了!」葉逢春冷目望着趙明凱,「如果你不服,我們大可比一比!」

趙明凱冷哼一聲,自然不敢和葉逢春抗衡。

而此刻門口傳來了一道聲音。

「南城泰斗劉大師到!」

只見門口,一名穿着青衣長衫的老者走了進來。

老者器宇軒昂,走路成風,帶着一股威嚴姿態。

所有人都是一臉驚訝,北城商界盛會,這南城的泰斗為何來了。

但沒有人敢問,更加不可能去冒犯,因為這可是南城泰斗!

劉大師無視看台上的眾人,包括各地的商界大佬,雙目直接望向了葉逢春。

他快步朝着葉逢春走了過去。

葉逢春也沒有想到劉大師回來,但還是起身迎接。

「劉大師到來,有失遠迎。」葉逢春一副主人姿態。

劉大師淡淡淡了點頭,望着葉逢春道:

「葉大師,好久不見,威風倒是比當年更甚啊。」劉大師笑着道。

葉逢春也是開口回答:「嗯,彼此彼此。」

「葉大師,這是我們的見面禮。」劉大師取出兩個禮盒,直接遞給了葉逢春的徒弟。

其徒弟將盒子打開,裏面竟是兩顆人頭,這頓時嚇壞了在場的所有人。

「那是什麼?!」

「人頭啊!」

「這是什麼意思!」

許多人都是慌張起來,甚至有人想要離開這地,這顯然是來者不善。

而葉逢春雙目冷冽無比,殺意瀰漫整個體育中心,這兩顆人頭正是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

「你找死嗎!」葉逢春低喝,怒意難敘。

可劉大師卻是泰然自若,對於葉逢春的憤怒根本不怕。

「葉大師,你的兩個徒弟幹了喪盡天良的事情,被我就地正法,你不服嗎!」

「我服你大爺!」

葉逢春直接爆了粗口,雖然年紀大了,但脾氣不減當年。

何況劉大師殺了他的兩個徒弟,這可是他嘔心瀝血才培養出來的兩個徒弟。

自己徒弟人品他當然清楚,這絕對是栽贓陷害,這劉大師來這裡就是擺明了要找他麻煩。

既然如此,葉逢春自然也無需廢話了。

葉逢春雙拳齊出,直接朝着劉大師轟了過去。

可就就在這時,門口的人再次發出了嘹亮的聲音。

「西城泰斗羅大師到!」

「東城泰斗齊大師到!」

「中州泰斗錢大師到!」

三位泰斗也是到來,這簡直是破天荒的事情,從未有過。

所有人都是站了起來,露出驚容。

這是商界大會,來的人基本上都是商界大佬,即便有些是武館館主,但和一市泰斗比起來,也是相差太多太多了。

哪怕是葉逢春,也不過是北城的泰斗,和這幾人平起平坐。

特別是中州的泰斗錢大師,據說已經達到大師巔峰之境,強悍無比,位列五市之首。

所有人都是迎了過去,想要攀交情。

可是三位泰斗卻是根本不予理會,直接走到了葉逢春的面前。

「葉逢春,你的弟子為虎作倀,被我們齊手就地正法的!」東城泰斗齊大師冷聲言語。

「葉逢春,你縱容弟子,而且還違反商會規定!」西城泰斗羅大師直接發難,雙目怒視葉逢春。

泰斗發難,劍指葉逢春,讓所有人都是沒有想到,一個個都呆傻了。

而中州泰斗錢大師此刻望着葉逢春,那一雙虎目帶着凌冽的冷意。

「葉逢春,你也算是一市泰斗,怎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俗話說得好,上樑不正下樑歪。」

葉逢春開始本有些疑惑,可現在一切明白,望着幾人冷漠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哼!」錢大師暴怒,「葉逢春,我們今天給你一個機會,自斷雙臂,然後滾出北城,滾出西南!」

葉逢春怒極反笑,原來這一切都是陰謀,難怪之前王氏老總和天海老總都敢挑戰他。

葉逢春怒極反笑:「如果我不呢!」

「哼,那我不介意讓你血濺此地!」錢大師冷聲說道。

四名泰斗朝着葉逢春圍了過去,大有出手之意。

面對四名泰斗,葉逢春沒有一點點勝算。

可就在此時,看台之上的蘇陌站了起來,直接怒喝:「誰敢動他,我就殺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