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隱婿
最強隱婿 連載中

最強隱婿

來源:google 作者:青山微雨a1a4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余錦秋 寧欣 都市小說

人中之龍失憶入贅,岳母千般嘲諷,萬般逼迫,棒打鴛鴦,爭吵中差點失手害死女婿一朝記憶恢復,權傾天下,財勢無雙岳母眉開眼笑:「賢婿,你們什麼時候努力?我們等不及抱孫子了!」展開

《最強隱婿》章節試讀:

「啪——」

「你才是瘋子,你全家都是瘋子。」

牛慶豐一耳光把包四海扇得一個踉蹌,接近着又是一腳踹過去,狠狠地把包四海踹翻在地。

「你給我等着,等會要你全家陪葬!來人,全部抓起來,等會再聽候發落。」

一名西裝男頓時上前提起了包四海,快兩百斤的包四海,西裝男提在手中如同無物。

「少爺,您看怎麼發落他?」

牛慶豐恭敬地詢問龍隱道。

龍隱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看着包四海笑道:「你人挺多的啊!」

包四海心頭一抖,急忙說道:「少爺,我錯了,還請你給我一個機會。

牛總,我不是故意的,還請給我一次機會。」

他現在嚇得亡魂皆冒,連牛慶豐都稱呼少爺的人,這是什麼來頭?

別看牛慶豐現在已經不是首富,那依然也是榜上有名的人物,弄死他跟捏死螞蟻差不多。

他現在只能求饒,要不然今天死定了。

龍隱看着包四海說道:「欠款還不還?」

「還,立刻還,我現在馬上就還!還請少爺給我一個機會,我現在立刻還!」

包四海渾身冷汗都流了下來。

「只是還就了事了嗎?」

龍隱反問道,「兩百萬,兩年多少利息,你給我好好算一下。

然後,我等着你的答覆。」

「少爺,不用算了,就五百萬如何?」

包四海急忙說道。

「行吧!」

龍隱點頭道,「我等着你!」

擰着包四海的西裝男會意地放下包四海,包四海屁滾尿流地跑去開支票了。

龍隱走到那保安隊長面前,微笑道:「你踢了我五腳加上七拳,還有一棍,你有什麼表示沒有?」

那保安隊長畏懼地看了一眼牛慶豐,反手就狠狠地給了自己十幾個耳光,然後一棍敲在自己的頭上,頭暈目眩地倒在地上。

「你可是揍了我七八拳呢!」

龍隱看着第二個保安說道,「我從小就過目不忘,絕對不會記錯。」

那保安那裡還不明白什麼意思?

急忙左右開弓,朝着自己臉上扇去。

其他人都不用等龍隱詢問,紛紛朝着自己臉上扇去。

一時間,四海集團門口「噼里啪啦」響成一片。

當包四海開好支票跑下來的時候,看到公司門口的場景,更是一股寒意冒了出來。

「很好!」

龍隱接過支票,「剛才要砍死我的事情,你自己表示表示。」

包四海二話沒說就跪下了,狠狠地朝着自己臉上就是幾個耳光,那張臉立刻就腫了起來。

「很識趣!」

龍隱點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今天就算了。」

隨後,他拿着支票,在牛慶豐的陪同下走向了加長林肯。

加長林肯上,牛慶豐親自給龍隱倒了一杯羅曼尼.康帝。

「少爺,請喝酒!」

這個時候,他完全不像曾經的首富,而只是一個僕人。

龍隱接過酒杯晃了一下,嘆了口氣,說道:「好長時間沒有喝過這種好酒了。」

在寧家,他別說想喝康帝,連喝普通的拉菲都沒有他的份。

牛慶豐默默地看着龍隱,他有很多話想問,但是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開始詢問。

可以算是世界第一家族的龍家三少爺,為什麼連一杯康帝都喝不起?

甚至現在落魄到現在這步田地,還被一群保安欺負?

還有,為了區區五百萬,居然親自跑過來要賬?

別說五百萬,哪怕就是五百億,這簡直都是非常荒唐的事情。

只是龍隱不說話,他也不敢問。

龍隱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才一飲而盡,牛慶豐急忙又倒上一杯。

「不用了!」

龍隱擺擺手道,「這麼好的酒,現在可喝不起了。

富貴啊,不是首富當得好好的,怎麼現在看不到你的名字了?」

牛慶豐沉默着,一句話都沒有說。

別人叫他牛總、首富,但是他忘不掉他真正的本名——牛富貴!只是這個名字沒有多少人知道。

「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的?」

龍隱笑道,「你是從我身邊走出來的,看到你有如今的成就,我也是比較欣慰的。

面對我,你不用太客氣。」

牛慶豐放下酒杯,重重地跪在龍隱面前,低頭說道:「少爺,還請不要放棄我!」

龍隱意味深長地說道:「這話從何說起?

你先起來說話,不用如此。」

牛慶豐站起來,輕輕說道:「我的公司,遭到了巨大的阻力!」

「所以,你認為是我放棄你了?」

龍隱微笑道,「知道我為什麼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甚至還親自出來要賬嗎?」

牛慶豐搖了搖頭,他也確實非常好奇。

龍隱淡淡地說道:「一年多以前,我在家族中遭到了襲擊,在逃亡的途中遭到意外,失憶至今。

剛剛恢復記憶,我立刻就給你打電話了。」

牛慶豐震驚地說道:「不可能啊!十個月前少爺生日,我親自前往龍家拜見,我還親自見過你!」

「你親自見過我?」

龍隱反問道。

「其實也就是遠遠看了一眼,然後就被打發走了!」

牛慶豐臉上的驚駭之色更濃了,「我一直以為是少爺放棄我了,沒想到……龍家對外宣布的信息是少爺練功走火入魔,功力全廢,這麼說來……」這是多麼可怕的一個信息?

「有意思,哈哈,有意思!」

龍隱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們居然找了一個替代品,看樣子恐怕是圖謀已久了吧?」

他的臉色陰沉了下來,其他人看不出來,他爺爺奶奶、父母都看不出來嗎?

不管那替代品如何相像,瞞得過家裡人?

幸虧他保留了一手,沒有直接聯繫家裡,否則的話……此時,牛慶豐額頭上的冷汗也不由得冒了出來。

他不過是從龍隱身邊走出來的,在龍家的支持下成了首富,現在龍家卻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故。

龍隱看了一眼牛慶豐,淡淡地說道:「你可以把我的信息告訴龍家,說不定你能夠立一大功!」

連替代品都找好了,就算有一天他萬一沒死冒出來,也根本沒用。

而牛慶豐現在正在被打壓,對於牛慶豐來說,這當然是一個機會。

牛慶豐苦笑道:「少爺您別開玩笑了,龍家,是絕對不會讓外人知道這件事情的。

我要是把這個消息說出去,首先死的就是我。

少爺,情況已經是這樣了,我們應該怎麼辦?

要不我把公司讓給您,您來重新把公司搞起來,向龍家證明你的實力,也證明你的身份。」

龍隱靜靜地看了牛慶豐半晌,才淡淡地說道:「那樣只會死得更快!」

他現在武功全失,身無分文,當初他顯赫的時候都遭到了暗算,現在又算得了什麼?

「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得想個辦法出來呀!」

牛慶豐有些着急地說道,「您先跟我回到會所,我們慢慢商量如何?」

龍隱擺了擺手,淡淡地說道:「會所不去了,先金蟬脫殼再說!我原來能夠打造出一片商業帝國,現在自然能夠再現輝煌。

等到合適的時機,我就可以向龍家證明我自己的身份了。」

「怎麼脫殼?」

牛慶豐急忙問道。

龍隱微笑道:「先幫我成立一個公司,盡量和你最好沒有多大的關係,然後,先把這個公司搞起來。

公司需要成長,我也需要成長,正好一起發展。」

牛慶豐想了想,笑道:「少爺,讓我女兒來成立這個公司如何?

我就說拿幾億來給我女兒玩玩,聲稱看看我女兒的潛力,如何?」

「成吧!」

龍隱淡淡地說道,「這個計劃叫做——星火!」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少爺的心思我明白了。」

牛慶豐笑道,「另外,少爺你現在住在什麼地方?

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沒有?」

龍隱笑了笑,說道:「我現在是寧家的上門女婿,還是在家中無比遭受嫌棄的那種。

這不,岳母逼着我來四海集團收賬,想借四海集團弄死我。」

牛慶豐頓時大怒道:「少爺,您什麼身份,他們寧家敢如此對你?

這寧家是什麼家族,我現在立刻要他們寧家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