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戰神狂婿
最強戰神狂婿 連載中

最強戰神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張強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強 蘇柔 都市小說

北境戰神回歸都市,調查家族慘遭滅門的真相,攪動風雲,橫掃一切勁敵除此之外,他還有另一個身份蘇家贅婿...展開

《最強戰神狂婿》章節試讀:

  蘇雨桐的話引起店裡那些食客們的關注,無一例外,所有人看向莫北的眼神中都寫滿鄙夷之色。

  當上門女婿本身就屬於白嫖。

  如今連一碗麻辣燙都要讓小姨子請客?

  這他媽到底是多麼不要臉啊?

  「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蘇雨桐不耐煩的給莫北付了錢。

  差不多十分鐘後,兩碗熱氣騰騰,香氣撲鼻的麻辣燙送到兩人面前。

  因為晚飯壓根就沒吃飽,麻辣燙端上來後,莫北便放入一些辣椒,然後大快朵頤起來。

  「這個味道熟悉吧?」

  蘇雨桐看似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但是卻偷瞄着莫北的表情變化,想着在他臉上能夠看出一些端倪。

  正在吃東西的莫北抬起頭來,詫異的看着她:「為什麼要這麼問?麻辣燙不都是一個味嗎?」

  「吃飯吧你!」

  蘇雨桐興趣全無,臉上露出一絲失望。

  本想着考驗對方一下,如果對方真的是當年那個男人,肯定會在她不經意間一個問題中露出破綻。

  而他卻表現的一無所知的樣子。

  很明顯。

  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樣。

  這傢伙極有可能不是她想像中那個男人。

  但是。

  她又有點不甘心。

  「對了,還有二十天就是我姐的生日了,你打算送我姐什麼生日禮物?」蘇雨桐認真的盯着他。

  莫北微微皺起眉頭:「你姐的生日?不是還有二十五天嗎?」

  蘇雨桐愣了一下,然後咧嘴笑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狡黠之意:「姐夫,露餡了吧你?你還敢說你不是我姐的初戀?如果不是我姐的初戀,你怎麼會把她的生日記得這麼清楚?」

  「我···」莫北語塞,感情,這丫頭在挖坑等着他往裏面跳啊!

  蘇雨桐喜極而泣,直接抓着莫北的手,激動的說道:「姐夫,我就知道你會回來的,雖然很多人都說你已經死了,但我不相信你會死。是的,我之前見到你的第一眼就感覺你特別眼熟,雖然你和十年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我相信我自己的直覺。」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不願意承認你的身份,但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我是不會曝光你的,這就當是咱們倆的小秘密行么?」

  莫北滿臉懵逼的表情:「什麼跟什麼啊?」

  蘇雨桐嘿嘿一笑:「你還想裝么?你如果不是我姐的初戀,怎麼知道他的生日在二十五天以後,別裝了,我早已識破了你的那點小心思。」

  莫北理所應當的說道:「我和你姐今天剛剛領證,她哪天生日我不知道么?我不僅知道她的生日,還知道你,以及你爸媽所有人的生日。這有問題嗎?」

  蘇雨桐如同觸電一般,連忙鬆開了莫北的手。

  不僅如此。

  臉上也露出了錯愕,以及憤怒之意。

  是啊!

  他剛剛和姐姐領取了結婚證,怎麼能不知道姐姐的生日?

  都怪自己太想念那個人了。

  想到自己剛才為他流的眼淚,她頓時有種憤怒和憋屈的感覺。

  因為。

  她的眼淚沒有這麼廉價。

  「你自己吃吧!」

  蘇雨桐氣呼呼的說了一句,放下筷子向著外面走去。

  「喂,小姨子,你去哪?」莫北連忙追了出去。

  「本小姐心情不好,想去喝酒,你別跟着我。」蘇雨桐頭也沒回,在路燈下向著南邊走去。

  「姑奶奶喲,這都快十點了,趕緊回家吧!否則,你媽肯定會罵我!」莫北緊跟其後,如果真的讓蘇雨桐去喝酒,不用想也知道,回家之後丈母娘百分百不會給自己好臉色看。

  「那本小姐更應該多喝幾杯提前慶祝慶祝不是?」蘇雨桐咧嘴一笑,說到這,她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掏出手機,撥打了母親的電話。

  電話接通後,蘇雨桐頓時變得乖巧了很多:「媽,我今天晚上有個聚會,晚回去一會。哎呀,放心吧,有姐夫這個退伍軍人跟在我身邊,您還害怕什麼?哦了,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零點之前準時到家。」

  掛斷電話後,蘇雨桐看向莫北:「還傻愣着幹啥?趕緊去開車,然後咱們去夜宴酒吧,本小姐帶你去見見世面。」

  莫北感覺蘇雨桐又給自己挖了一個坑。

  不等他回答。

  他的手機響了起來,顯示着蘇柔發來的短訊:「不要讓十三喝酒,零點之前必須回家。」

  得。

  這下明知道眼前有坑,那也得往裡跳了。

  「走吧!」

  無奈之下,莫北駕駛着汽車來到了夜宴酒吧。

  門口停放着很多豪華的跑車。

  進入酒吧後,蘇雨桐直接帶着莫北來到了二樓一個包間,在這裡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樓舞池裡肆意扭動着身體的男男女女。雖然樓下很吵,但是包間里的隔音卻做的很好。

  此時包間里坐着一群年輕男女,看樣子都像是高中生。

  這都是蘇雨桐的高中同學,今晚他們本身就有約,只不過蘇雨桐之前卻拒絕了。

  這次過來的主要目的,倆字。

  灌他。

  灌醉他。

  並且藉機讓自己的好友羞辱他一頓。

  一個青年男子看到莫北後,吃驚的說道:「我去,這堆牛糞長的不醜啊!顏值都快比得上我了,明明可以當鴨子,為什麼非得當贅婿?這種長相和身材,我估計,就算是當鴨子,一晚上也得兩千吧?」

  一個留着光頭的男子呵呵一笑:「當鴨子多辛苦,各種招式都得掌握,而且當久了,他會懷念工地上燙手的磚。遠不如當贅婿舒坦,住着豪宅,開着豪車,而且還有一位美女老婆,換做我,我也會這樣考慮的。」

  幾個男生紛紛開口。

  至於女孩,眼中無不露出了厭惡的目光。

  莫北微微皺起眉頭。

  在蘇家被人欺負倒也罷了。

  來到外面還要忍氣吞聲嗎?

  雖然都是一些十六七歲的年輕人,但是,不能慣着他們。

  就在這時,一個年輕人端着酒杯站起身來:「這傢伙好歹也是雨桐的姐夫,打狗還得看主人,啥話也別說了,喝酒吧!如果不喝,那就是不給我們面子。」

  莫北嘴角微微上揚:「面子?你們的面子,很值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