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罪神
罪神 連載中

罪神

來源:google 作者:蒼山井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幀邢 沫黎

一位正在遊戲開掛的年輕人,他突然穿越到一片叫「放逐大陸」的世界他手持生鏽水果刀,用奇妙的手法將敵人制服他不斷地逃亡,彷彿「張三」附身他身負神秘力量,卻難以操控他很想習得「葵花寶典」.......他很勇展開

《罪神》章節試讀:

「在另一邊,李幀邢身處一個神秘之境,記憶變得模糊,無法看清具體情況,似乎他正在一片漆黑的環境奮戰。」

就在此時,李幀邢突然走出了神秘之境,他神態慌張,瘋狂向某一個方向奔去。

輪迴殿,情況變得非常不樂觀,劍神殿為了擊殺李幀邢,凌帝親自出動,輪迴殿的教皇沫黎心裏只盼望着那個男人他不要回來。

「李幀邢身上的力量和第五組織有關,我想你不是不清楚。在第五組織中可能已經有超越神境的存在,他們掌握的力量極其邪惡,各大組織歷代天才出去歷練,皆遭受他們襲擊,屍骨無存。」凌帝憤怒地說道。

凌帝威嚴的聲音再次響起:「給你十秒鐘,交出李幀邢,不然整個輪迴國都,都將陪葬!」

「放肆!」

她躍向空中,一道強大的金色領域展開,在金色領域中出現一個巨大的時鐘,而她手上出現一個球形物體正在轉動,這個球形物體被刻滿時間刻度的圓環包裹,閃耀着金色光芒。

「你別忘了,你現在只是半步神境,而我已經踏入神境,我不想傷害無辜的人,你的時間還剩五秒。」凌帝平靜地說道。

「我不會交出李幀邢,輪迴國度的所有人也不會受到一點傷害!」教皇沫黎威嚴的聲音傳遍整個國都。

此時,正在急速狂奔的李幀邢聽到了從輪迴國都方向傳來的聲音,表情更加焦慮,瘋狂地向國都方向衝去。

「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只好將這裡的一切毀滅!」凌帝道。

「神罰——劍淵!」

整片國都大地各處出現深淵裂縫,無數的人被吸進深淵,深淵中出現無數只劍將掉入的人瞬間斬殺........

「時光回溯!」教皇沫黎道。

此時,大地上所有的裂縫閉合,所有事物恢復原狀,但教皇沫黎卻好像變小了,年輕了許多。

輪迴殿遠處,李幀邢已踏進國都,看到這副場景,更加焦躁不安,他向輪迴殿方向狂奔着........

「非要我使用那招嗎,沫黎,你現在的狀態急速下滑,恐怕根本無法再抵擋。」凌帝道。

「無-盡-劍-獄!」

凌帝緩緩吐出四個字。

就在此時,他來了!

「怠惰領域!傲慢領域!憤怒領域!」

周圍立刻變得一片漆黑,幾股極度邪充滿**的領域將場面控制。

「是李幀邢!」場下所有強者紛紛驚嘆。

空中出現一把巨大神劍,神劍強大的氣息覆蓋整個國都上空,攜帶着讓大地顫抖的壓迫力,向李幀邢壓去。

李幀邢三大領域齊開,效果疊加,抵擋着空中巨大的神劍。

俄頃,李幀邢領域紛紛破碎,巨大神劍將李幀邢罩在原地,像是一個圓形囚牢,李幀邢在其中一動不動,巨大神劍停駐在李幀邢正上方。

在場的所有人表現十分膽寒,控制自己不發出一絲聲響,屏住呼吸。

「她慌了,她出生以來,甚至當上教皇以來,從未出現如此強烈的慌張感。」

「無盡劍獄一旦釋放,就會鎖定目標,將目標囚禁在內,再將目標的靈魂禁錮,使目標失去感知,神劍不斷吸取目標力量不斷變大,最後神劍墜落將目標斬殺。除非超越神級,否則,必將被斬於劍下。」

「李幀邢!你為什麼要回來啊!笨蛋!你為什麼不聽姐姐的話,你為什麼老是像小孩一樣,總是讓我擔心!李幀邢...」

一滴一滴豆大的淚水從她雪白的臉頰滑落,她再也不顧教皇的束縛,「玉容寂寞淚瀾干,梨花一枝春帶雨」。

俄頃,她冷靜下來,將手中的球體緩緩托起,球體升到空中,不斷旋轉慢慢變大,散發出極強的金色光芒,她身後巨大的金色時鐘也開始轉動。

「不要!」場下發出聲嘶力竭的聲音...........

「輪-回!」

突然間,李幀邢的記憶被一道強光代替,他緩緩清醒過來。

「喔草!得姐如此,夫復何求!」李幀邢身子的現任主人驚嘆。

在李幀邢的記憶中,李幀邢當時竟然使用了三大罪神領域,最後還是敗北。

教皇應該是使用了叫「輪迴」的大招,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他是將我復活了?那當時在場其他人又當如何?李幀邢十分迷惑。

李幀邢看向上官墨雅和蘇白,他們倆表情也十分憂愁。

李幀邢道:「你們還記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就是教皇出事的畫面。」

「我們只記得有一大批強者來到輪迴殿,要我們交出你。隨後的事情都不記得了。」蘇白回道。

「雖然我們不記得當時發生了什麼,但是教皇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肯定和你有關!你還有臉回來!」上官墨雅憤怒地說道。

「教皇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可能永遠無法恢復!要不是靠着法陣持續輸送輪迴殿的能量,她身體早就消失,輪迴殿的能量有限,用不了多久就會枯竭。」蘇白道。

「但是,有一個方法可以讓她蘇醒,不過極其困難。就是去往『瀚海神宮』獲得生命神水。」雖然能讓她蘇醒,但是卻無法讓她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我們的人幾次去往瀚海神宮求神水,皆無功而返。蘇白道。

李幀邢略加思考,隨後說道:「瀚海神宮在哪裡?」

如果可以,我想前去。李幀邢表情極度不情願地說道。

「喔草!你是不是想謀反,現在我才是主人!」李幀邢身子現任表示十分抗拒。

瀚海神宮位置在偏南方向,如果你看到一片大海,那就已經是他們的領地了。蘇白道

「哎,我說你拿什麼去求神水,我們幾大首席一同去求神水,好幾次都被打回,你拿什麼頂啊!你憑什麼啊!」上官墨雅道。

我想試試,如果求不到,那就求不到。李幀邢平靜地說道。

「我能帶上沫黎嗎?她在你們這邊,好似也得不到太大的幫助,反而給你們帶來壓力。」

喔草!自己去還不夠,你還要帶個人,還是個睡美人。李幀身子現任表示極度嫌棄又好似認可地吐槽道。

不行!可以!上官墨雅和蘇白異口同聲,卻又說著相反的話。

蘇白沒有理會上官墨雅繼續說道:「現在這個情況,如果沫黎身體離開這個陣法,她很快就會消散,但是我們可以提供一個特殊的容器,你將沫黎放入這個容器中可以延長時間。」

什麼容器?李幀邢認真道。

「輪迴棺。」蘇白道。

「棺材?」李幀邢表示非常懊惱。

《罪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