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最是人間留不住小說
最是人間留不住小說 連載中

最是人間留不住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夫君 寡婦

我同當今尚書郎江玄之做了七年的夫妻他這人啊,刻板,無趣,不苟言笑,是個十足十的木頭我與這樣的木頭日日夜夜相伴七年,我嫌棄他不解風情,他則嫌棄我話多鬧騰,到底活生生從新婚夫妻變成了一對怨侶,沒能熬過七年之癢...展開

《最是人間留不住小說》章節試讀: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最是人間留不住趙初禾》,本小說講述了趙初禾江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
值得閱讀,簡介十八歲的江玄之最初對我抵觸的很。
說的好聽是護衛,卻讓我隔着十步之遠的距離站着。
他年輕時不喜端架子,看着誰都愛笑,同那個整日只有一個表情的江玄之分明就是兩個人。
...十八歲的江玄之最初對我抵觸的很。
說的好聽是護衛,卻讓我隔着十步之遠的距離站着。
他年輕時不喜端架子,看着誰都愛笑,同那個整日只有一個表情的江玄之分明就是兩個人。
他這人愛玩,病已經大好的時候,大半夜又折騰着爬上了相府最高的那棵樹吹冷風,還不忘拿了壇酒坐那說要賞月。
這反倒把府里的下人給嚇的夠嗆。
我從小廝手裡接過手爐,飛身坐在了他旁邊,身邊驀然多出了一個人,江玄之嚇的夠嗆,差點便往下摔了去,被我伸手一把攬住了他的腰。
我極為自然的將他的酒壺搶了來,把手爐遞給了他。
若說我所了解的江玄之,是一潭掀不起任何波瀾的死水,少年江玄之眉目卻是多變的,多笑多罵,一揚眉一撇嘴便總毫不遮掩的透露着自己的心緒。
他用那雙明澈的眼睛盯着我瞧,伸手就來搶我手裡的酒,被我輕易躲開,死孩子這個年紀逆反心理頗為嚴重,搶不到酒,卻還怕掉下去,氣勢洶洶的朝我吼:「要你管啊?
」我伸手作勢要揍他,他果真瑟縮了一下,一把拽住我的胳膊:「姑娘家好好說話,別動手啊。
」「我不打你,那你得聽話,病還沒好不許喝酒,給我把手爐揣着。
」我彎眉沖他笑。
他看着我,有那麼一瞬的遲疑,到底因為前些日子被我打怕了,這才將手爐乖乖踹在手心。
「你那夫君同我生的很像,長的定然很好看吧,你怎麼忍心下的去手。
」他依舊抓着我打夫君的事兒不放。
我私心以為,江玄之這混賬東西的確該打,我也不遮掩,轉而同他道:「他跟你性子相反,冷的像那天邊浮雲,山間落雪,無趣的很,他不喜說話,大部分時候也不許我同他親近,整日里就喜歡把自己關書房,跟這麼一個人待一起七年,論誰都會受不住。
」「七年夫妻情分,他更是說斷就斷,死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孤家寡人,想來想去,還厚着臉皮死在了我面前,要我以妻子的名義替他收屍,你說說,這是不是個混賬?
」江玄之被我說的一愣一愣的,便也不在意我之前招惹了他,只看了看我,便又低頭看着自己衣袖上的暗紋,猶自喃喃:「不可能啊……」「不可能什麼?
」我明晃晃盯着他瞧。
而他像轉而同我笑開,沒頭沒尾來了句:「你夫君怕不是同你有什麼愁怨,裝成一個木頭故意氣你。
」一裝就裝了整整七年。
他自個兒都承認了,我也大底覺得江玄之是同我結了仇,看身邊的人時眼神便又不一樣了,江玄之許是怕我發病,眼飄忽間佯裝自己累了,打算從樹上爬下去。
爬的太快,腳下便又是一打滑,直直朝樹下摔了去。
我匆匆忙忙跳下去將他整個人接在懷裡,而我的後背直直撞在了地上,正想罵人的時候,趴在我懷裡的江玄之卻直愣愣瞧着我。
彼時月光傾泄而下,他伸手解下了我束髮的髮帶,還不忘捏了捏我的面頰,輕聲道:「小寡婦,那麼著急我,是不是瞧上我了?
」江玄之年輕時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絝,此時還是病入膏肓無藥可救的那種。

《最是人間留不住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