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尊級御獸師
尊級御獸師 連載中

尊級御獸師

來源:google 作者:用戶95727405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用戶95727405 鄭仐

這是一個御獸的世界,神寵有東安棕熊,大刀螳螂,銀毛狼王,電磁鉻蛋,侏紅小蜻……神寵擁有神技,一拍即碎,刀光血影,千里冰封,紫翼風暴……鄭仐穿越而來,激活御獸魂引,開啟御獸之旅展開

《尊級御獸師》章節試讀:

鄭仐來到大刀螳螂的豢養房間。

說是房間,這裡其實就是一個藤蔓交錯的園子。

只不過按照房間的方式控制着藤蔓的生長方式。

「螳螂兄,趕緊出來,遛彎去了。」

進入之後,鄭仐利用螳螂語呼喚着它。

由於他掌握的十門獸語中恰好就有螳螂語,所以遛螳螂這份工作就完全落在他的肩上。

以往的月哥月姐最頭疼的工作就有遛螳螂。

因為這些傢伙很不老實,只要出去以後,就會趁機飛走。

很多時候,與其說是遛螳螂,倒不如說是找螳螂。

由於螳螂數量眾多,導致這件工作比起表面上看起來更加困難。

往日的月哥月姐遛螳螂都會把它們裝在特質的透明盒子里。

而鄭仐接管這份工作之後,便有了他自己的想法。

他不再使用透明盒子,而是直接讓螳螂們站在他的肩頭或者腦袋上,就這樣帶着它們去遛彎。

而且也不怕它們飛到哪個角落裡躲起來。

只要一句螳螂語,瞬間就會讓它們集合。

「@@」

螳螂大軍從藤蔓的各個葉片上飛出來,穩穩地落在鄭仐的身上。

由於大刀螳螂的前肢十分發達,導致這裡的營養攝入速度更快,重量也有所傾斜。

這樣一來,它們在飛行過程中往往就會重心不穩,十分吃力。

【種族】:大刀螳螂

【神技基石】:光

【天賦等級】:凡品二級

【神技】:刀光血影

【神技介紹】:大刀螳螂的前肢形如兩把尖刀,可以在揮舞之中砍出刀光,其殺傷力堪比鋒利的小刀,可以遠距離攻擊。刀光一出,必有血濺當場的景象,謂之血影。

「九十八。」

「九十九。」

「一百!齊活,走,咱們今天包着神寵培育中心走一圈。」

鄭仐數了一下這些大刀螳螂的數目,足足有一百隻。

其實藤蔓中還有一些沒有出來的大刀螳螂。

但是也不會太多。

畢竟鄭仐這個會螳螂語的人族對它們來說非常具有親和力。

比起之前照顧它們的那些御獸師簡直好太多。

可以親密接觸不說,還可以將心事分享給鄭仐。

「你們別吵了,一個個地說。」

鄭仐只覺得一陣頭大。

一百隻螳螂都想表達它們的心情。

有的不滿中心給它們提供的伙食,這對於鄭仐來說完全不是什麼問題。

冰豹一頓飯都夠這些小傢伙足足吃一個月了。

這那麼點食量,吃啥有區別嗎?

只要不吃土,就沒啥可抱怨的……

還有一些螳螂因為配偶糾紛相約要打鬥一盤,請求鄭仐做個裁判。

不是說公螳螂在交配以後要被母螳螂吃掉嗎?

這種送死的感情居然還要搶着上?

鄭仐對於這個無禮的要求也無法產生共情。

不過他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下來。

於是選擇在一片空曠的草地上畫出一個決賽圈。

「你們十個都有配偶糾紛?」

看着十隻螳螂紛紛跳進決賽圈,鄭仐有些無語。

沒錯,這十隻螳螂竟然為了同一隻母螳螂而戰。

「你很漂亮嗎?」

鄭仐看着決賽圈旁邊那隻母螳螂,一臉地不解。

以他的審美來評判。這咋看也不像個絕世美螳螂啊。

別說這隻母螳螂不漂亮,就是這一百隻,都長得一個樣,和關燈一個效果,換一個配偶不行嗎?非得先掙個你死我活。

「你有禮貌嗎?」

母螳螂對着鄭仐揮舞着大刀,若非他是這場比武招親的裁判,它早就施展刀光血影了。

戰鬥一觸即發,十隻公螳螂採取大亂斗的方式,最後活着的一隻將會成為母螳螂的唯一配偶。

有刀光血影這個神力的加持,打鬥並沒有持續太久就決出了勝負。

鄭仐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螳螂同時施展刀光血影。

這是一種初級的神技。

神技根據殺傷力和持久性分為五個等級,分別是初級,中級,高級,特級,神級。

各個等級之間一般有碾壓特性。

但是也有特殊情況,比如同神技等級之下,實力等級越高的神獸施展的神技,可以碾壓實力等級低的神獸。

就好比一把刀在強者和弱者手裡,發揮出來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初級的刀光血影的殺傷力類似於被刀片劃傷。

要是命中要害部位,威力不可小覷。

但由於大刀螳螂體型太小,加之本身的天賦等級也不高,所以很容易就成長到戰鬥力極限值。

若要對一些強大的神獸造成致命一擊,必須得組建螳螂軍團,以數量和陣型的優勢取勝。

就在這時,決賽圈已經只有一隻螳螂還站着。

鄭仐將這些死去的螳螂收起來,待會兒一併交給中心主任。

至於這些螳螂的死因,中心主任早就心知肚明,不會怪罪鄭仐。

當鄭仐的手指接觸到第一隻螳螂的屍體的時候,腦海中御獸魂引又有了異動。

「這是複製大刀螳螂的神技基因嗎?」

鄭仐這才反應過來。

好像也是,這些螳螂已經死了,一接觸到它們的屍體必然會觸碰到血液。

由於螳螂整體的基因序列也非常簡單,整個複製的過程很快就完成了。

御獸魂引的顏色又加深了一些。

鄭仐覺得這次複製神技基因時氣血值的消耗量明顯低於之前複製凜冬神技。

至少沒有讓他產生立刻就要倒地休息的感覺。

估計跟神技的威力有關。

雖然同為初級神技,但是凜冬的威力顯然要遠在刀光血影之上。

短短不到一分鐘時間,鄭仐又掌握了一項新神技的基因序列。

這算是他當這場裁判的獎勵吧。

用透明盒子收好螳螂的屍體後,鄭仐打算拾起那隻優勝的公螳螂。

它雖然最終獲勝,但是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

翅膀嚴重受傷,已經無法飛行。

大刀前肢也受到重創,施展刀光血影都成問題。

可就在這時,御獸魂引再次異動,竟然對着這隻受傷的大刀螳螂進行基因轉移。

鄭仐本打算放下這隻受傷的公螳螂。

一來這基因轉移也要消耗氣血值,雖然消耗量小,這一複製一轉移,可能也會讓他有些撐不住。

二來他還不清楚基因轉移之後,會不會就消失了。若是這樣的話,剛到手的神技豈不是又回到了大刀螳螂身上,白費了氣血值。

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放下它,基因轉移已經完成了。

只見受傷的螳螂立刻恢復了兩成的體力,又能夠施展刀光血影了,而且看起來威力和速度似乎都有所增加。

「這是提高了技能的熟練度了?」

神獸對神技的熟練程度分為六個階段,分別是初出茅廬,遊刃有餘,融會貫通,漸入佳境,登峰造極,如影隨形。

熟練程度越高,發揮出來的威力就越強。

這也是突破神技等級碾壓的一個努力方向。

比如不同等級的神技,若是低等級神技的熟練度遠高於高等級神技,那麼就有可能突破等級碾壓的屏障,實現越級挑戰。

看到眼前這隻增加了熟練度的螳螂,鄭仐有驚又有喜。

他趕緊內視腦海,看看御獸魂引的情況。

「顏色沒有變化,看來半保留複製下,一條基因序列會變成兩條,而就算是轉移,也不會丟失神技的基因片段。

這樣看來,可以多次進行同一神技基因的轉移。

目標似乎也沒有限制,若是同一目標,那麼將會提高其對神技的熟練程度。

這樣一來,只要這御獸魂引足夠長,就可以複製到足夠多的基因序列。」

看着這條灰白色的短小御獸魂引,鄭仐不由得有些懷疑它的複製能力。

這麼短小,恐怕複製不了幾種神技,就會用光它的空白片段吧。

想到這裡,鄭仐覺得自己之後要注意點。

不能夠稀里糊塗地接觸一些皮毛和血液。

御獸魂引的空白複製片段還得省着點用,並且要規劃一下。

不然到時候還沒有收集到冰豹的另外兩大神技的基因序列,就沒有足夠的空白複製片段了。

鄭仐帶着這些螳螂包着神寵培育中心快速走了一圈之後,便把它們帶回了藤蔓區。

他回到房間,打算將今日的工作報告整理一下,遞交到中心主任那裡。

在經過冰豹的鐵籠子的時候,他發現對方竟然還沒有吃那角落裡的半袋子獸肉乾。

看來是把鄭仐的話給聽進去了。

而且看到鄭仐回來,冰豹破天荒地站起來,並且行注目禮,好像很期待見到他。

這是一個好兆頭。

看來要從它身上弄一滴血這個目標越來越容易實現了。

鄭仐笑着和冰豹打了個招呼,然後回到房間快速整理好報告。

當他來到中心主任的辦公室時,這裡已經有不少月哥月姐在遞交工作報告。

他又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是上午有過一拍之緣的那個月姐。

對方見到他,交了報告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鄭仐:女人心,海底針。

「今天的螳螂怎麼死了這麼多?」

中心朱主任看着鄭仐遞給他的透明盒子,有些怪異地看向後者。

「朱主任,是這樣的……」

鄭仐還來不及解釋,突然,一頭黑色的神獸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徑直將這些死螳螂給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