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左少,你老婆出山了
左少,你老婆出山了 連載中

左少,你老婆出山了

來源:google 作者:魚梁夢澤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伊千凝 古代言情 左念

伊千凝出山尋找十年前黎山血案的真兇,卻不想遇到了表面一絲不苟,實則寵她無度的軍團大佬,強強連和,尋找幕後真兇展開

《左少,你老婆出山了》章節試讀:

孫銳和伊千凝講起他們在救她的經過,當然故事裏大部分是孫銳胡編亂造的,他要幫忙打造老大英雄救美的事迹。

「說起來你還立了功呢,如果不是你拖住他的腳步,等他進了山,我們想要追到他們就更難了。還得謝謝你,這次任務完成,過兩天我們也能休幾天假。」

孫銳趕緊拍馬屁,準備好抱大腿。

「那恭喜你。」

恭喜他們命還在,等他進了山,不入黎山還好,要是不小心闖進了黎山,怕是屍骨無存了。

「嘿嘿,大嫂,額……」

糟糕,他怎麼喊出來了,大嫂還沒接受老大,現在這樣叫會不會壞了老大的好事啊。

伊千凝看向他「你說什麼?」

「沒,沒,我說大掃,大掃——除,對,大掃除,今天大掃除。」

伊千凝不明白他在說什麼,索性轉開話題

「孫銳,你們那晚上除了我以外有沒有看到另一個姑娘。」

伊月自小跟在自己身邊,不曾離開過,不會把她扔在路邊不管,怕是出了什麼事。

「啊,還有另一個人嗎?這倒沒有看到。」孫銳眼尖的看到她眼裡閃過一絲失望「不過你也別擔心,人肯定會找到的,回去後我彙報一下,讓兄弟們幫忙找找人。」

伊千凝的身份暫時不能暴露,伊玲瓏不會善罷甘休的,一旦發現她逃出了黎山,黎山中人怕是有不少要出來找她了。

「沒關係的,先不用找,或許她回家了,我回去看看,不然容易造成誤會。」

「那行,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可以直接找我。這是我的電話。」孫銳在紙上刷刷寫下一行字。

孫銳接了個電話就離開了,伊千凝思索着接下來要做的事,黎山暫時回不去,而且她是不打算回去的。

離開黎山是她一早就有計劃的,雖然過程有了一點偏差,但目的達到就行。

她現在對外界還不熟悉,如果能有人帶她熟悉這裡就方便多了。

「老大,事情結了嗎?」孫銳接到左念的電話,走到醫院走廊就看到左念靠在牆上,手裡拿着一張紙,眉頭就沒松過。

「暫時結了,明天就休假,一個月。」左念將手裡的紙張收起來。

「這次休這麼久!」孫銳驚訝出聲,周圍人投來異樣的目光,他趕緊捂住嘴,對路過的病人抱歉地點點頭。

「怎麼,不想?」左念挑眉。

孫銳趕緊改口「不!,想,太想了,那老大我先回去。」他要馬上把休假的消息傳給兄弟們。

「等一下,伊千凝怎麼樣了?」

老大怎麼知道她的名字,他就說,他們一定認識。

孫銳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趕緊捂住嘴,瞪大眼睛,他猜測的都是對的。

左念走到他面前「我問你……」

「老大我不會說出去的!我發誓!」孫銳舉起手以示衷心,說完另一隻手又重新捂住嘴。

左念捏捏眉心,孫銳這人喜歡胡思亂想,時時刻刻心裏都有一個小劇場,要不是他胡思亂想確實誤打誤撞在執行任務中起到過幾次作用,不用他出手,死亡軍團的人就能把他滅了。

左念抿緊唇看着他「是嗎?你不好好說話,我就幫你實現你的願望。」

「是是是,伊千凝她醒了,好像在找什麼人。」孫銳快速地說完,一溜煙跑了。

孫銳回到軍團就受到了嚴刑逼供。

「你小子快說,怎麼樣了,那女人是不是卧底。」

說這話的是個彪形大漢,一身肌肉膨張,反手擒住孫銳。

「哎呀,黑豹輕點輕點。」孫銳疼的哇哇大叫。

「黑豹先放開他。」說話的人白白凈凈,像個笑面書生。

黑豹很聽他的話,放開了孫銳。

「我告訴你們啊,你們再欺負我,以後可有人替我撐腰了。」

笑面書生輕笑一聲「說說看。」

「那女的,呸,嫂子,嫂子,那是嫂子不是什麼卧底!」

一個大概一米四的人擠進來,背着一桿槍,人比較矮,似乎一桿槍都快比他大,瘦瘦小小的像個營養不良的孩子。

他擠進人群,拿下背上的槍對着孫銳「你再亂說,信不信我一槍崩了你。」

「我說猴子,你們怎麼就不信我呢。你們想想看,那天是不是老大親自抱着人上車下車,都不讓我們碰一下。」

眾人回想似乎是這麼回事,老大,居然抱了人一路,到醫院似乎還特別緊張的找醫生。

之後孫銳被逼供了從伊千凝醒來到他回來的所有事。

然後……

「給我揍,差點把我們的假期作沒了。」

「還敢給嫂子留電話。活不耐煩了。」

「哎喲,你們輕點、輕點啊。

……

不靠譜的孫銳走後,左念親自去了病房。

「嘶,真疼。」伊千凝挪動一下身子不小心扯到了傷口

「你還知道疼。」冰冷的聲音傳來。

聲音的主人有着一張俊美得如同天神一般的面容,眼眸深邃如星辰閃耀,鼻挺如風。

伊千凝看着恍惚了一下,這人她似乎在哪裡見過。「你救了我?謝謝。」

左念挑眉,沒說話,伊千凝也不在意「你有什麼需要我配合的?我想儘快離開這。」

「你想去哪?」左念的聲音更加冰冷了,受傷還想跑真是不消停。

左念的話讓伊千凝有些不舒服,輕皺了下眉頭,她想去哪關這人何事。

左念坐下「你不用急着離開,我們可以做個交易。」

「交易?我有什麼是你覺得可以拿來做交易的?」伊千凝冷冽地笑道,她剛出黎山,外面沒人認識她,可沒什麼可以被利用的地方。

而且她的直覺一向很准,面前這人讓她覺得危險。

「武功。」左念篤定的說道。

伊千凝捏緊被子,據她所知,黎山以外的人並不會武功,而她也從未出過黎山,這人如何得知她會武。

既來之則安之,伊千凝放鬆下來「我是會武功,可是你又覺得你能拿什麼和我交換?」

左念修長的中指彎曲,骨節敲在桌子上一下一下,不急不緩。

「梨山、隱士家族、伊家。」

伊千凝眼眸微眯,聲色冰冷刺骨「你什麼意思,你要威脅我?」

「我是在談合作。」左念笑着說道,像是看不出她的憤怒。

伊千凝凝視着他,氛圍更加詭異,似乎空氣都靜止了,良久伊千凝忽的一笑「那說說怎麼合作吧。」

明媚的笑容驅散屋裡的陰霾,若不是左念就在她面前,都會懷疑她是不是換了個人,剛才的她冷若冰霜,冷漠疏離,而現在她看起來溫順柔和,只是一笑,周圍都溫暖起來。

左念知道,溫順柔和一直只是她的表面,可還是被她忽然間的笑意迷了眼,幼時的畫面一閃而過。

「我知道你從梨山出來,身手不錯,但對外面的世界還不熟悉,我護你安全,幫你找人,你幫我做事。」

伊千凝警惕「梨山中人不喜出入,梨山之外的人不能進入,你是如何知道梨山。」

「我曾進入過梨山。」左念說這句話時看着伊千凝,想從她臉上可能出什麼,可終究是失望了,伊千凝除了震驚沒有任何其他反應。

「在進入梨山時受傷,被人所救。」左念垂眉。

「那你真是好運,自古進梨山能出來的大概就你一個。」伊千凝說完這句話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什麼。

小時候她似乎救了一個闖入梨山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