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做我之王
做我之王 連載中

做我之王

來源:google 作者:李沉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唐堂 子墨

「只求珍惜,但不言愛」「我所愛非你,公子何必自作多情?」直到他身死,她才知道自己認錯了人她恨,他分明知道一切,卻什麼都不說,唐家滿門被滅,他傾盡子家之力救下她……可,救了她,子家被誣為亂臣賊子,他起兵造反,最後下場凄慘,客死他鄉「遲予!我錯了……」任憑她聲嘶力竭地呼喊,他也已經死了,身敗名裂,挫骨揚灰誰曾少年白衣眉目如畫?可曾經人人稱頌的世家公子終是成了亂臣賊子為了救子家上下,她被迫入宮成了皇后,她原本想窮極一生贖罪,可四年後,他出現在國宴上,成了遲國國君「雲集,當初的子墨死了,現在世上苟延殘喘的,只有我遲遇」「你不肯原諒我是不是?」他目不斜視,轉身走掉僅僅三月之餘,他就將唐國覆滅,坐上了最高位他說:「雲集,我回來了」雲集回:「你我相識這許久,你回來,便好了做我之王,如此,便足以」角色介紹:唐堂—堂堂正正「才貌雙絕舉世無雙」從雪—踏雪獨尋「清雅出塵風華絕代」子墨—墨染芳華「謙謙君子溫潤如玉」舒君—梁上君子「清秀俊逸孤芳自賞」舒騁—馳騁疆場「剛正不阿一騎絕塵」蘇皇—唯我獨尊「恃才傲物目空一世」展開

《做我之王》章節試讀:

「你今天怎麼起這麼早?」

「我問過我爸爸了,今天你們都沒有任務,我們一起出去玩嘛!」

林繁是組織老大的女兒,從小錦衣玉食,向來被捧在手心裏,又怕碰了,含在口裡,還怕化了。

葉雙自然知道你們中指的還有蘇之默。對於出去玩這種事,葉雙當然不感興趣,但又深知,如果自己不去蘇之默也不會去……

「那好吧,林繁,你等我一下。

「嗯,你快點,我去叫之默。」

「好,你去吧。」

葉雙換了身衣服,心想既然沒有任務,又有林繁陪着,那陪她去也無妨。

……

「之默之默,你今天沒有任務,我們一起出去玩啊!」

「……」

「葉雙去嗎?」

蘇之默想着,如果林繁去的話那麼雙雙也會去吧?

「她……去,我剛才已經叫她了。」林繁極不情願地說道。

葉雙葉雙,陰魂不散的葉雙,每次提到你之默張口閉口都是葉雙,她不過是自己爸爸培養出來的殺人機器,怎麼配有人愛?林繁恨恨地想着。

等林繁回過神來,蘇之默早已不見蹤影。

林繁氣的直跺腳。

不用說也知道他去找葉雙了……氣歸氣,林繁氣完還是屁顛屁顛跑去找葉雙了,嗯,準確地說是去找蘇之默了。

剛抬腳,又後悔了,憑什麼我從小到大追着蘇之默跑,而蘇之默追着葉雙跑?繞來繞去,又繞回去了,林繁覺得還是得怪葉雙,爸爸就不應該收養葉雙!

「林繁,你怎麼了?走吧。」

葉雙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蘇之默果然是去找她了,兩人並肩走着,容貌身形都是上乘,氣質冷酷無雙,看上去真是郎才女貌,無比般配。

哼!林繁從心裏不屑。

「來啦!」

林繁收起氣憤的表情,假裝歡快地跑過去,然後……橫亘在葉雙和蘇之默兩人中間。

蘇之默換了個位置,又站到了葉雙旁邊。

葉雙自然知道林繁心中所想,卻也無可奈何。

「雙雙,我們今天去哪裡玩?」

蘇之默問葉雙,從頭到尾沒有施捨林繁一個眼神,只當她不存在。

「你怎麼不問我想去哪?」不等葉雙開口,林繁就搶先問。

「哦,那你想去哪?」蘇之默淡淡地開口,漫不經心。

如果不是看在葉雙的面子上,一貫冷漠的他根本不理人,更別說這個看起來嬌滴滴的大小姐,眼裡都是算計,真以為他看不出來?

「我們去逛街吧!」

「也好。」

葉雙對逛街這種事不感冒,一絲興趣都沒有,不過既然林繁想去,那她就陪着。

「好。」

蘇之默也回答。作為殺手,對什麼感興趣顯而易見,蘇之默更對逛街這種事嗤之以鼻,不過既然葉雙想去,那他就陪着。

葉雙竟然會喜歡逛街?蘇之默饒有興趣地轉頭看了葉雙一眼。

大街上,三個俊男靚女的組合,當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林繁對此很是受用,沾沾自喜。與她不同的是蘇之默葉雙二人,本身就不喜公眾場合的他們,此時因為各種迎面而來的目光,周身散發著寒氣,面目不佳。

一個三歲的小屁孩被嚇到,一下子撲入母親的懷抱……

林繁特奇怪,她長這麼可愛咋能嚇着小娃娃?沒有依據啊?

然後,她突然看到旁邊走着的兩尊煞神,面目陰沉,緊抿着嘴,彷彿下一秒鐘誰多說一個字就會送那個人下閻羅地獄一樣。

林繁:……

「雙雙,你能不能別板着個臉?看起來那麼可怕!」

葉雙扭頭,不解。「什麼?」

「還有你啊,之默,你們兩個就跟兩尊煞神一樣,把人家小孩都嚇跑了……」

蘇之默轉頭瞥見葉雙和自己如出一轍的表情。頓時開心了,原來她也不喜歡這種場合?甚至是厭惡吧?那她來,是為了陪林繁?

蘇之默精彩紛呈的表情林繁一點沒錯過,看了看葉雙,再仔細想想,好像也明白了什麼。林繁真是蠢啊你!把他倆聯繫在一塊,你有病啊?林繁氣急,忍不住推了葉雙一把。

「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