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昨夜星辰,昨夜風
昨夜星辰,昨夜風 連載中

昨夜星辰,昨夜風

來源:google 作者:大爪子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清湘 大爪子貓 現代言情

好像所有的悔恨與隔閡都會在離別的那一刻化為烏有,年少時的我們總以為「我們會是永遠的朋友」是如此的簡單,可如果時間似流沙而我們卻固執地要求漸行漸遠的他們一如往常這莫過於是刻舟求劍你還記得嗎?那些搞怪的同桌,那些孜孜不倦的教誨,那些生活中的點點滴滴,那些我們不以為意卻又燦爛似錦的年少來吧,親愛的自己,帶着過去奔赴未來展開

《昨夜星辰,昨夜風》章節試讀:

那天一定是橘黃色的陽光灑滿大地,微風輕柔地吹動着些許凌亂的髮絲,空氣中瀰漫著若有若無的花香,時間放慢了急促的腳步。。。。。。一定是如詩如畫般的美好,不然葉清湘不會對那天念念不忘。

時值九月,天空中洋洋洒洒下着秋雨,陰沉的天氣與葉清湘當時的心情相照應,秋風裹挾着雨水落在行色匆匆的行人的身上。空氣中散發著雨天才會有的獨特乾草混合泥土的氣味。形形**的傘映入眼帘,看似人與人的距離近在咫尺,傘下的他們並沒有理會彼此。雨水模糊了葉清湘的視線,身上的衣服緊貼在皮膚上,風吹來不禁打寒顫。葉清湘不記得葉清湘在這條兩旁都是香樟樹的路上走了多久,腳步匆匆,以至於第二次重新走這條路時葉清湘不禁感嘆自己錯過好多曼妙的風景。那天葉清湘穿着一身灰色休閑套裝,白色的平底鞋,高高的馬尾辮,葉清湘喜歡這種簡約的穿搭風格。至於葉清湘本人是一個身材適中的女孩子,一雙明亮的眼眸早早帶上了眼鏡,葉清湘很喜歡自己的睫毛雖然不是很長但濃密,一深一淺的酒窩。。。。。。但那時的葉清湘自己內心並不像外在所展示的那種明媚,葉清湘那時確實不勇敢。葉清湘在心裏不知抱怨了多少次,終於到了「予安第十四中學」。校門外面零零散散站着正在等待的家長,葉清湘趕忙從他們身邊走過,在人群面前葉清湘總是很不自在,只想着走快點去到人少的地方。「予安第十四中學」赫然刻在校門口的石碑上,石碑後面便是葉清湘的中學,葉清湘三年平淡又魂牽夢縈的地方。自動門連接着保衛處,保衛處里有兩個保安輪流看守,一個總是嚴肅擺着一副臭臉,另一個總是笑容滿面。校園總體由白色和紅色兩種顏色勾勒,裏面有四棟大樓,一棟是教學樓,一棟是藝術培養基地,另外兩棟是學生宿舍樓。每棟樓都是五層,四棟樓橫向排列,外圍便是圍牆。進入校園你會看到紅色迎風飄揚的國旗,在通往第一棟樓的路上左右兩邊是花壇,裏面大部分都是太陽花,花壇的外圍是一排香樟樹,每年春天的時候香樟樹的會散發出陣陣清香。第一棟教學樓便在不遠處。教學樓的後面是兩排筆直的松樹,在夜深人靜或者萬籟俱靜的時候可能會看到灰色毛茸茸的松鼠上躥下跳。松樹後面是藝術學院,裏面有關音樂,繪畫,舞蹈,書法。。。。。。葉清湘在那裡學過書法和繪畫,如果是下午的話,陽光會灑滿整個書法教室,葉清湘曾在那時見過記憶中他們會發光的面容和髮絲。藝術學院後面是一大片空地,裏面有幾個籃球架,乒乓球台,一個大花壇裏面各色月季與紫薇,兩側有柳樹分佈。接下來是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在中間有梧桐樹分隔。這些都是葉清湘後來才弄清的,至於花了多久的時間葉清湘也記不清了。不知不覺間葉清湘也被時間推向從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

初一七班在五樓,葉清湘爬到的時候一直不停地喘氣。經過長長的走廊終於在最右邊找到葉清湘的教室。葉清湘到的時候大多數同學已經在座位上坐好,在老師和同學們的注視下葉清湘漲紅着臉走進班級。「好尷尬,開學第一天就這麼難熬」葉清湘在心裏默默嘀咕。出於本能反應葉清湘見縫插針,直接坐在了第二排的空位上,「趕緊結束吧,啊,真是灰色的開始。」清湘手忙腳亂地把書包塞進桌洞里。

「你好,我是王語詩,很高興認識你」一雙靈動的大眼睛吸引住清湘的注意力,葉清湘放下手上的動作脫口而出:「你好,我是葉清湘。」說完這句話後葉清湘就在心裏暗自後悔「我不應該這麼冷漠,唉」葉清湘此刻還必須要承認自己依舊是不勇敢的自己。

葉清湘平復好自己的心情後便環顧四周,自己的前桌是一個男生,一個長得像貓的男孩子。清湘的後桌是一個很特立獨行的女孩子,短頭髮,周身散發著冷漠的寒氣。班主任是一位很時尚的女人,身材微胖,圓潤的臉帶着嚴厲的神情,身着墨綠色長裙在講台上喋喋不休地說著班規。清湘用手支撐着臉龐目光順着窗子落在了教室外略帶泛黃的梧桐樹,她一心想逃離這個陌生的新環境,可世間的一切不都是從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嗎?清湘的心緒已飛在九霄雲外,下課鈴聲的響起把清湘從空想中拽到現實。因為今天只是報到,班主任講話結束後便可自行回家。看着這些陌生的人兒大笑出了校門,清湘不免難過起來。她就是這樣,不願意主動認識新的朋友卻又時常因為看到別人朋友結群時而落寞。

清湘等同學走完才起身,在走廊拿起雨傘便準備回家,這時迎面來了個陌生的女孩子,她先是看了眼已空曠的教室接着二話不說把另一把傘塞在葉清湘的手中說了句「先幫我保管一下「,說完便轉身就走。葉清湘很疑惑,外面依舊下着雨,為什麼不要傘呢?清湘站在陽台上看到那個女生正在和一個很瘦很高的男生共撐一把傘,看着他們的背影清湘便明白了。外面依舊小雨連綿,雨水本應該落在人們的身上,人們卻用傘阻擋他們的到來。

「葉子,怎麼樣啊?」校園外的夏宸正站在校園外,手裡拿一瓶牛奶。夏宸是清湘的發小,他們一起長大,一起玩耍。夏宸穿着白色上衣搭配黑色長褲,給人一種清爽的感覺。夏宸比她大三歲,已經在讀高中了。清湘喜歡用動物來給身邊的朋友做標籤,對她來說夏宸就是樹袋熊。「還能怎樣,肯定不好唄,我就沒見過哪個人喜歡開學的。」說這句話的是清湘另一個發小,她是一個開朗活潑的女孩子,比清湘大一歲也在「予安第十四中學」只不過她讀初二。這個女孩子就是一隻永不休止嘰嘰喳喳的鳥兒,她也是清湘的鄰居,她那黑的像綢緞樣的頭髮足以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嗨,上次來找你的那個頭髮很漂亮的女生是誰啊?」在日後的日子裏清湘聽過很多次這樣的問話,而她也總是不厭其煩地回答他們「她叫劉星婉。」

「別提了,我並不想回憶剛剛的事情,你們怎麼來了?還在下雨呢。」清湘看到他們露出喜悅的神情,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總算找到一個熟悉的人。「別誤會我們只是路過。」劉星婉邊說邊物色身邊路過的學生,這就是她,一個時刻都在物色帥哥的奇女子,雖然才是初中生可對她來說正是談戀愛的大好時機。「好啦,我們是來接你的,順便嘗嘗你們學校周圍的飯菜如何。」夏宸打斷了劉星婉的話,拉着清湘先走一步。「你們等等我啊,這些傢伙,你們知道哪裡有好吃的菜嗎?」星婉反應過來時他們之間已經隔了一段距離。

「予安第十四中學」的外面有不少小菜館,大多數都貼着「學生優惠價」。學校周圍都是柏油路,路旁有些剛剛修剪整齊的灌木叢。星婉不愧在這個學校待了一年,她帶路來到校園後面的一家餃子店,裏面布置的是公園風,牆上貼着帶有絨草的綠色牆紙,天花板上掛着垂下來的乾花束,裏面的桌椅都是以白色和綠色為主,地板是棕褐色。三人在餐館吃完飯後便撐傘離開,老闆娘很喜歡星婉,因此給三人的餃子分量很足。抱着不浪費糧食的想法,三人都吃的再吃不下一粒玉米。

夏宸和劉星婉是騎單車來的,但飯後雨還是沒有要停的意思,無奈只得一邊撐傘一邊騎單車。清湘坐在星婉的后座,因為風的問題,雨傘在風中胡亂飄。「葉子,抬高點,擋住視線了,我去,啊。」星婉尖叫了一聲便連人帶車摔了下去。在后座的清湘來不及反應也難逃此劫,摔倒在路中間。說來好笑倆人摔倒後的第一反應就是站起來向四周張望看看有沒人目睹這一切,隨後才是檢查有沒有受傷。所幸道路兩旁的居民樓並沒有因為這件禍事破門而出,兩人長舒一口氣。

「葉子,葉子,你沒事吧?」本應該是關心且擔心的話硬生生被星婉說出來激動。星婉嘴裏喊着清湘的名字但卻直勾勾盯着前方。清湘順着她的目光看去才知道這件事的貓膩。「葉子,你沒事吧?」這才是對待一個剛剛出了個小車禍的人該有的態度和語氣。因為下雨的緣故,清湘的衣服也沾上了髒水。夏宸把單車停穩後便小跑來攙扶清湘,「我沒事,放心好了。」清湘說完後向夏宸使了個眼色,「不用理她,她就是個脫韁的野馬,我看你的手流血了,你坐我的車回去吧。那傢伙估計一時半會走不了了。」聽着夏宸這番話清湘發出來笑聲,原來他們竟然如此了解彼此。

「等等,我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清湘裝作摔瘸慢步走近星婉,看到被星婉撞到的男生後有點吃驚。眼前的這個男孩正是不久前和另一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同撐一把傘的男生嗎?不能怪星婉見色起意,這個男孩子真的長得很有一番韻味,至少是她見過長得算很好看的人了。這絕對屬於女媧娘娘的得意之作,白皙的臉龐,透着稜角分明的冷峻;烏黑深邃的眼眸,神秘且動人;那濃密的眉,高挺的鼻,絕美的唇形,無一不在張揚着高貴與優雅,長長的脖頸,給人一種黑天鵝般的錯覺。男孩很高很瘦,雖然是冷艷的長相但談吐間並不冷若冰霜,可以看得出星婉與他正相談甚歡,他很愛笑,不可否認他笑起來確實很好看。清湘不知怎麼的鬼使神差地從書包里拿出那把雨傘大步向前遞給那個正在侃侃而談的男孩,「這是那個今天和你一起撐傘的女生的傘,麻煩你轉交給她。「清湘說完後轉身就走,一改剛剛的扭捏模樣。」葉子,你怎麼了?你和他認識嗎?「星婉一把拉住要離開的清湘。」或許吧,見過一面而已。「不知不覺間雨滴不再像剛剛那麼大轉成了濛濛細雨,給世界加了層朦朧的濾鏡。

清湘坐在夏宸的后座一直在想剛剛的自己為什麼如此反常,這個問題在日很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困繞着她。「要直接回家還是去公園?」夏宸的問話打斷了她的沉思,這時她才發現他的身上已淋濕大半。看着眼前的景物不斷變換變成自己熟悉的樣子,清湘知道她回到了那個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這是一個不大的小縣城,小城裡的每個人都是如此的善良,他們的善意不用刻意表露便會從眼神動作里表露出來。清湘住在小陳庄65戶,她幼時總是很疑惑為什麼自己的村莊是小陳庄而自己的周圍很少有人姓陳。「去公園吧,好久沒去了」.清湘略帶感傷的語氣回答夏宸。

這個所謂的公園是去年新建的,對於一個小村莊來說很是新奇。公園連接着方圓幾里的村莊,藉助原本就有的東大河所以公園倚水而建,公園是東西走向,裏面大片大片的草地,應時的花朵四季開放,不同種類的樹木也夾雜其中,大大小小的亭子坐落其中。在靠近河岸的地方都是四級台階,河的對岸是一排柳樹,柳枝在風中搖曳。清湘和她的夥計們在那裡度過很多個慵懶的下午,坐在河水邊看水裡的魚兒不知疲倦地游泳,站在小橋上,一覽沒有盡頭的大河。與以前不同,這次的清湘很安靜,適應了公園裡靜謐的原生態。雨水在水面上泛起點點漣漪,她第一次覺得雨聲其實也別有一番風味。

「葉子,你怎麼不等等我?」劉星婉冷不丁地從背後拍打清湘,眉頭緊皺佯裝生氣的樣子。「怎麼,不走在那當你的電燈泡嗎?」清湘沒好氣地回答正在耍寶的劉星婉,不知為何她心底還是對剛剛那個只見過兩次的男生如此抵觸。「哈哈哈,此話不假,葉子,那個男生跟你一班,叫宋嶼安,還是個少數民族呦,長得絕對是校草級別。「星婉好似還在回味着與白的邂逅。」劉星婉,我真是服了你了,這才認識多久你就跟把人家的情況搞清楚了「夏宸帶着戲虐的口氣調侃着正一臉花痴的星婉。」你懂什麼,你個死直男一點不解風情,活該沒女孩子追。「星婉好像總是這樣永遠比身邊人早熟,在同齡人還停留在友情階段的時候就開始涉足所謂的愛情。夏宸聽完追着星婉打,對於這一切清湘已然見怪不怪。這章的故事結尾停留在,雨傘散落在大理石上,三個少年追逐打鬧,濛濛細雨在風的吹拂下漸漸散去。。。。。。

《昨夜星辰,昨夜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