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祖師爺進城
祖師爺進城 連載中

祖師爺進城

來源:google 作者:墨客攀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豐嘉容 周易行 都市小說

【穿越+靈氣復蘇+種田】修行世界最強者意外來到現代,沒想到這是靈氣復蘇後科技與修行並存的現代世界「小子,你手上這個會發光的鐵塊是什麼?」「這是手機…一種法器,可以千里傳音!」「大開眼界,大開眼界!」……看祖師爺在現代如何收徒,護徒……「老夫的徒兒,你也配動?」展開

《祖師爺進城》章節試讀:

晚上11:24,周易行回到地下室,身疲力竭的他把身子重重地摔在床上。

在公安局錄了半個小時口供,又讓做了半個小時的心理開導,瑪德,這都什麼事兒啊,烤串還沒吃幾口,下回得讓梁一共補上。

對了,這小子也挺難的,畢竟新買的Burberry名牌褲子間接在兇手的威嚇下毀了。

也有一種可能,那個小胖子捨不得扔掉,丟洗衣機里多放點洗衣液,隔天又穿上了呢。

按他的話來說:反正都是自己的,也說不上來臟…對吧…

對於梁一共的性格,周易行可謂拿捏的透徹。

周易行眼皮耷拉,只想好好的睡一覺,可腦海中不自然的浮現起那四個受害者的慘樣。

讓心理上還很脆弱的周易行煎熬不已,睡覺?還怎麼睡了,經過這事兒的洗禮晚上都得做噩夢!不夢到那四位老哥兒就怪了!

想想三天後的月考的重要性,周易行心裏就開始掙扎,是順從身體的疲憊睡一覺還是強打精神修鍊,

睡覺可以好好休息,修鍊吧,自己實在沒有太大天賦,速度跟不上,就算修鍊一晚上也沒太大進展…

所以說乾脆睡一覺之後再修鍊吧,這樣也有更好的狀態…

可…可是…總是感覺有點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這樣墮落,就算下半輩子一事無成也不能自己放棄自己…

經過艱難的心理鬥爭,周易行咬牙扇了自己一巴掌,

「啪!」

力道不輕,整個房間都起迴音了。

就這樣,放棄了做美夢的機會,從床上爬起開始打坐,呼吸吐納,順着經脈調節靈氣。

周易行就是這樣,哪怕自己被別人說是個廢物,也不願就此墮落,他不是多麼刻苦的人,但就是見不得自己因為不努力而找借口。

公安局華巧寒辦公室,此時的她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電腦顯示的信息發獃。

一段敲門聲打斷了這絕對安靜的氣氛,「華隊,有線索了!」痕檢組小羅急匆匆的說。

華巧寒一振,「怎麼了,說說看?」

「根據對屍體的面部識別,可以確認,死者是葉度,洪西,葉緒,和朱開夫,其中前三位曾在洪德小區租過房。」小羅遞過去一份文件。

華巧寒接過一頁一頁地翻看,若有所思。

「葉度和葉緒是叔侄關係,洪西和朱開夫相識多年,感情深厚,他們四人有一個共同點…破解他們的手機後發現三人都與一個外地人有過聯繫,並且經過調查,我覺得他們來自一個組織…。」

「一個組織…什麼名字?」華巧寒接着看文件。

「旱蛇!」

華巧寒猛的抬頭,眼睛盯着小羅,「這可是國內的一個地下組織!」

「沒錯!準確來說是活躍於江城和濱城的一個地下組織,可現在他們組織突然死了四個成員,還是在林城!」小羅臉上隱隱不安,

「華隊,我怕…這是一場早有準備的謀殺,很有可能,兇手就是另一個地下組織,他與『旱蛇』恩怨頗深,為了報復,於是對那四個人下手。如果兩幫組織正面衝突起來的話,林城的居民恐怕有危險。」

華巧寒聽完黛眉一蹙,旱蛇是國內有名的地下組織,其成員無不是靈修,一把手更是脾氣暴躁,如果得知有四名成員死在林城,一定會暗中施以報復。

現在不比從前,靈氣復蘇,有利有弊,減少了疾病的同時也提高了犯罪率。

「這只是猜測,空口無憑,還是得憑證據說話,首先,需要調查出兇手是誰!」

華巧寒將文件扔在桌子上,沉默了幾秒,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對方接聽,

「真是太陽打半夜升起,華警官怎麼有閑心給我打電話了?」對面的男人嗓音渾厚。

「當然是有事兒找你!」

「什麼事兒啊,不會又是幫你找人吧,又接到什麼案子了?這回可不是免費的,答應跟我約會的話還是可以考慮考慮的。」

小羅心裏納悶,華隊在給誰打電話?這人兒咋這麼騷氣啊!

「耿畢慶,你少來,要沒緊急的事兒就不找你了,事情鬧大你也得受牽連。」

耿畢慶?!聽到這個名字小羅身體一怔,那不是林城最大的地下組織「腹貓會」的一把手么?華隊怎麼有他的電話!

「好好好,先跟我說說,什麼事啊?」

「今天接了一個案子,有四名死者,都是『旱蛇』的人…」

「『旱蛇』么,他們的老大我見過幾面,真是令人不爽的傢伙。」

「他的手下在林城地界出事了,這跟你有沒有關係?」華巧寒質問道。

「你可不能瞎賴人,我可不知道!」耿畢慶表示很冤枉。

「你能不能認真點,我都要急死了,事關重大!」華巧寒急得恨不得跳過去給他來一腳。

「好好好,其實吧,我並不知道這事兒,但我對你保證,這肯定不是『腹貓會』的人乾的,你知道,巧寒,我只是個生意人,打打殺殺什麼的並不想參與。」

「可是我聽說『旱蛇』可是很不講理的,他肯定會來找麻煩,萬一再牽連無辜…」

「他肯定會來找我,我也會如實告知,如果他要是咄咄逼人,把我面子當鞋墊子的話,我會讓他知道,『腹貓會』不是好惹的!」

「別這樣,我得為林城的安全負責。」華巧寒語氣激動。

「哦哦,忘了你現在是**,有守護百姓安全的重任,呵呵…

我會派人調查那兇手的,你等消息就行…」

華巧寒還想說些什麼,可對方卻先一步掛斷了。話沒說出,最後化作一聲嘆氣。

辦公室里只有全程聽到對話的小羅尷尬的站着。

「小羅…」華巧寒開口。

「昂…啊,我在我在!」小羅不知所措。

「沒你事兒了,出去吧…」

「法醫要是發現什麼突破性線索記得報告…」

「是!」

「嘭!」

門關上。

華巧寒坐回椅子上,默默注視着電腦前的信息。

一張照片和一些資料,仔細觀察那張照片。

一個留長發的男孩兒,赫然就是周易行!

初陽升起,新鮮的陽光卻找不到那個不甘墮落的男孩兒,因為他還在黑暗深處掙扎,或許有一天他也會突破囚籠,重見光明。

一夜過去,周易行活動活動發酸的雙腿,翻出電熱水壺燒上熱水,早飯是一碗康師傅。

他今天打算去學校,理由其實很簡單,泡麵已經吃完了,要想吃午飯和晚飯就得去學校食堂。

周易行簡單收拾了一下,穿上校服,把看起來邋遢的頭髮紮起來,讓自己看起來有一個人樣兒。

然後對着牆上貼着的鏡子比了比造型,然後迷之自信,邪魅一笑。

「你這是要去哪兒?」

一道蒼老的聲音傳出,是那戒指里的怪老頭。

「去學校。」周易行如實回答。

「那是你的門派?」

「額…算是吧!」

他的思維和小說里的那些概念簡直一模一樣,周易行更加確定他是穿越過來的。

剛來到一個新世界就讓本就貧窮的周易行雪上加霜,還差點要了自己的小命。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啦,這位老人家一看就是在穿越之前殺人如麻、草菅人命的主兒。

這樣危險的人物不能留在身邊,說不好哪回得罪了他就被斷條胳膊斷條腿,得找個機會把他扔掉。

周易行心裏有這種想法,但還是有點膽怯,萬一這個計劃哪個步驟沒做好,真的得罪這個大人物了怎麼辦?

豐嘉容自然是不知道他心裏所想,依舊像過年時長輩喋喋不休的問你問題一樣,

「那你就是那個門派的弟子了!」

「對對對!」

「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

「……」這老頭還沒完了…

於是這一路上周易行費盡口舌跟豐嘉容講林靈一中是什麼樣的教育模式,當然,也是用得他能通俗易懂的話來講。

林靈一中作為林城最出色的高中,培育出各種領域的人才也不在少數,在那些校友的光輝之下來參觀的人也覺得教學樓顯得不一樣的宏偉。

梁一共也是在林靈一中上學,跟周易行同年級但不同的班級。

周易行進入教學樓繞過十幾條走廊,才來到「高二·十九班」的門口處,和其他優秀班級相比,十九班彷彿是角落裡不起眼的石頭,坐落處像是被刻意隱藏一樣。

只因為一個原因,十九班是所有其他班級最不看好的差生組成的,沒有人想讓別人看到表現差的一面。

「呦!這不是行哥嘛,來學校了?」一個同學看見了走進教室的周易行,高聲喊道。

「嗯,來看看你們!」周易行跟自己熟的人打了招呼,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哈哈哈,行哥,你是看後天月考了才來的吧,臨時抱佛腳。」一個戴眼鏡的男生湊過來。「誒,對了,行哥你挺牛啊,三天時間就把雲頂之弈的段位從黃金打上大師了!」

「那可不,王老闆給了我代練工資呢,我不得努力上進點?」周易行打趣道。

之前周易行一直自暴自棄,覺得靈修沒有什麼好出路了,就乾脆幫王承練號上段位,給自己拮据的生活續續命。

「如果這次沒有及格,你可就要被開除了。」王承好心提醒。

「是啊。」周易行漫不經心答道。

戴眼鏡的男生哈哈大笑,拍了拍周易行的肩膀,「沒事!沒什麼,我感覺自己這次也不可能過了,到時候不用那張禿頂開除,勞資自己走!」

張禿頂是林靈一中的校長,由於中年發福頭髮稀疏,被學生起了這個外號。

「王承,你倒是能看得開,你能被開除?呵,憑你老爹的身份,他張禿頂敢么?」

「哎呀,我這不是安慰安慰你嘛,他張禿頂是不會開除我,可一樣把我調到這個班,等到發畢業證時再敲詐我老爹一筆錢。」王承對這個校長嗤之以鼻。

「你可是有你老爹,我開除了可就得擺地攤謀生了。」

「到時候我照顧你生意,你賣什麼我買什麼。」王承拍着胸脯,十分豪邁。

「我賣女士內衣,你買不?」周易行挑了挑眉。

王承臉都黑了!

周圍一圈兒的人聽到鬨笑,

「哈哈,還得是行哥會玩!」

「神特么女士內衣!哈哈哈…」

「王承你一定要好好照顧生意啊…」

笑聲回蕩在這個教室,大家都知道是玩笑話,不放在心上,接着各嘮各的,王承也是跟周易行有說有笑地嘮着。

上課鈴響了,大家就像沒有聽到一樣,還是該聊聊該嘮嘮。

一位西裝革履的老師走到講台前,課本往桌一摔,隨便搬了把凳子坐下,翹着二郎腿竟然玩起了手機!

十九班就是這樣,學生沒有上進心,老師也懶得搭理你,講課沒人聽還不如不講,反正教不教都有工資拿。

周易行顯然很習慣老師們的做派,林靈一中偏心理論課,經常講些對戰技巧之類的。

本來訓練課就少,老師們還故意搶着占課,占課還不是為了教學生知識,盡一下教師的責任。而是為了摸魚,趁着教導主任不來查課,和別的老師約一把打王者。

真是絕了…

一轉眼到了中午,學生們都陸陸續續地去食堂,食堂伙食還不錯,這讓周易行也打算在學校先蹭幾天飯,畢竟家裡也沒有餘糧了。

首先,得找到一個金主…

周易行悄悄蹲伏在食堂的必經之路上,目光掃在走過的人群之中,在人群**的一個齊肩發女孩引起了他的注意!

找到了!

「哎!劉顏!」周易行招手高呼。

齊肩發女孩尋聲看去。

這女孩面容很清純,衣着也很清純,無時無刻展示着青春的美與浪漫。

周易行笑嘻嘻地走近,「嘿嘿,小千金,好久不見啊,有沒有想我啊?」

被稱作小千金的劉顏沒來由的笑了笑。她一眼就看出了面前這個人的「來者不善」。

「看你一個人,一起去食堂嗎?」周易行嗓音溫潤如玉,如果不是看他這一身寒酸的行頭,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家的文雅大公子。

一個人?

劉顏懵懂的回過頭去,看着一起同行的女同學。

你告訴我,我這是一個人?這話題也找的太生硬了吧。

還有其實你是月底沒錢了,好讓我接濟你一下,對不對?

「好啊,一起去吧。」劉顏看破不說破。跟自己的那些女同學們告了個別。

周易行感了個大動,熱淚盈眶,心想我果然沒有看錯人。

這女孩兒是在高一的一次修為測驗上認識的,當時看到她一身名牌運動裝就覺得她不簡單。

第一次竟然是她主動跟我搭話,給人的印象就是她沒有距離感,平易近人。

輕而易舉的加了她微信,後來得知他爸爸是林城某個賣地產的大老闆後,頓時又覺得她億表人才,憑億近人。

這女孩兒脾氣特別好,周易行飯卡沒錢的時候就去找她,她也很大方的請客。

周易行也會在新月份開始請她吃飯,作為前段時間救濟的報答。

周易行也介紹了梁一共,兩人相互認識。

久而久之,三人無話不談。

劉顏對於周易行的做派習以為常,「怎麼不去找梁小胖啊?」

「一共啊,我在這兒蹲了半天也沒看見,按理來說能遇到啊…」周易行也納悶,這胖子去哪兒了?

總不會讓我給吃窮了吧!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算了,不管他了!我和小千金一塊去!

「別管他了,咱們兩個去吧。」